83、结局
作者:爱丽丝的猫 更新:2019-10-11

于是,佟少琪小姐便被人拉着到了去登记,然后就是被杜家老爷子和章玉英一顿痛骂,不过这两位都是老派人物,认为只有办了酒席拜完高堂才算是真正的夫妻,所以对着政府颁发的一纸婚约都嗤之以鼻的瞧了一眼,然后哼哼着一个忙着去准备婚礼,另外一个则是忙着叫人加急准备婚礼去了。

不过到了最后佟少琪也并不知道那几个劫匪到底是什么下场。据说当时警察在章家附近确实发现了几个可疑人员,却没有证据只好都给放了,而仓库里那三个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便用主犯内讧身亡,剩下的畏罪逃跑结了案子,至于那几位到底在哪里恐怕是个永远的迷了。

佟少琪曾经问过杜如勤是不是他做的手脚,不然警察不会连一个都没逮到,然后那人妖孽一笑,摊开手将她抱住,又落下一个轻吻:

“亲爱的,这件事已经过了好久,我记不清楚了。或许是吧,谁知道呢。”

几道黑线从佟少琪头顶上落下,刚刚不到一个月好不好,怎么可能记不住。不过那几位究竟是被丢到黄浦江里喂鱼还是被送到乡下做肥料她倒是真的不怎么关心,所以也就这么算了。

只是这件事最后竟然还牵扯到唐映瑶却是让佟少琪有些惊讶,根据杜某人的小道消息,据说这件事就是唐映瑶勾搭上林怀源之后才做出的,章家内里的情况和每天佟少琪跟章玉英的行动也是拜得唐映瑶所赐都详细的告知这位异想天开的绑匪大爷,然后这几位便设点埋伏,本来是想着连章玉英一同绑架,不过那几天她都在认真的准备佟少琪的婚事,整天的不是逛商场就是到酒店,出入也都坐着汽车,来往的都是闹市街区,结果愣是没有让这几位找到一点下手的机会,倒是唐映瑶开始耐不住了,催促的紧,便只能将就着绑了佟少琪一个。

“于是呢,你把唐映瑶怎么着了,送到监狱里蹲大牢?”

“嘻嘻,这可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对付她呢,她自己倒是自己进了医院了。我在医院里的人说是全身瘫痪,这辈子没指望了,而唐家所以没有炸锅的原因是害的唐映瑶到这个地步的不是别人,正是齐飞。好像是两人因为什么事大吵一架,结果齐飞一个不小心把唐映瑶从楼梯上推下来摔的,这一家子,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杜如勤耸耸肩,这叫做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不就是来了报应了,只是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除了当事人谁也说不清楚,便是吵架吵得兴起,唐映瑶又不是个傻子,就那么呆呆的让人给推下楼梯去了,若是如此,当初她也不会如此轻易的赖上章家,霸占了佟振海这么多年了。

“嗯,看来唐家到底是要败落了,以前还有一个唐映瑶能够支撑着,现在只剩下会吃不会赚的,以后怎么生活都是问题。”

“确实就是如此,不过人家可是有骨气的,好像今天就带着唐映瑶离开上海滩,说是要回到乡下去种田,这辈子也不会再到这个伤心地来了。还有,齐飞的孩子没了,按照大夫的说法是惊吓过度,不过好像她身上有些伤痕,而唐可凡对她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没有说是要抛弃她和她那个傻弟弟,似乎也没有以前那种甜蜜劲头了。”

佟少琪点点头,毕竟是唐映瑶把唐可凡养这么大,他对唐映瑶的感情比对自己父母都深厚,现在发生这种事,若是心里没有一点芥蒂也绝对不可能,看来唐可凡还是心存仁厚,知道齐飞若是离开唐家就再也没有容身之处,所以才惦记着以前的情分没有把人给赶出去。

“唐可凡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本事,却有有些自信过头,可是心地善良倒是真的。”

只是善良过头便是有些虚伪,他可以用爱的名义为齐飞隐瞒唐映瑶被伤害的真相,难道不是对唐映瑶的一种不公么?

杜如勤叹了口气,发现佟少琪确实经常不能进入状态:

“其实,我们能不能不在自己的婚礼上谈论别人的事情?我想大家都准备好了,新娘子,可以出去了吧?”

佟少琪微微一讪,才觉察到现在,此刻正是在自己的结婚典礼现场的化妆间里,而杜如勤胸前正别着新郎二字,两人却悠闲的开始谈论起唐家的故事来了。

“这个好像是你开的头吧,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迎合你说了几句罢了。”

都到了这个交情,她理所当然的让杜如勤替自己背黑锅。杜如勤翻个白眼,嘴里低声反驳:

“好像是你先说的太紧张了让我找点话题转移一下注意力,怎么到最后就成了我的错了。”

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开始掰扯到底是谁先说的,外面悠扬的音乐却是按时响了起来,门口响起笃笃高跟鞋声响:

“你们两个不是要过来凑热闹么,怎么还不出来,真是,哥哥的婚礼也要跟着沾光。”

“知道了,妈,我们这不是要活跃下气氛么。当初我和杜如勤办婚礼的时候你说死了也不让我穿婚纱,现在还不能补上一下?”

佟少琪忙提着白色的纱裙走出化妆间,身后便是一身白色西装的杜如勤。章玉英一身大红绣花旗袍,显得年轻不少,看着两个捣乱的新人直皱眉:

“这还能补上的,再说了当初不是杜家老爷子不喜欢西式的东西我才让你们办成中式的么。你啊,都是人家的媳妇了,嘴上每一句准话,要凑热闹赶紧的给我到前面去,要是误了你哥的时辰我饶不了你。”

“好了好了,真是,办个西洋婚礼还要找人看时辰。”

佟少琪摇了摇头,笑着一手拉起杜如勤一手拉着章玉英走向前面的大厅,今天其实是佟平川和赵玉华的婚礼,只是她跟着凑热闹罢了。或许每个女孩子都有穿上洁白的婚纱嫁给自己心爱男人的梦想,只是为了杜家老爷子的心愿他们还是选择了拜高堂,入洞房,结果她连自己结婚时候是什么样子都是十分模糊,只记得被杜如勤便宜占了个彻底。

走到前厅,草坪上已经是人满为患,佟平川自从做了生意之后倒是也结交不少朋友,再加上当初军校的同学和章家赵家的亲戚,映入眼帘的就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人到齐了便是婚礼进行曲,跟着两队夫妻走过甬道,倾诉了结婚誓言,戴了戒指,没有任何新意,却都做得神圣而幸福,毕竟这件事一辈子只能做一次。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一份记忆。

佟少琪过了瘾,换过礼服,跟杜如勤一同退到场地边上,把发光发亮的机会让给真正的新人。那边章玉英也是满面春风的跟董医生交谈什么,两人站在一起很是和谐,自从佟少琪被绑架事件之后两人似乎突然开了窍,都认识到对方的存在一般,虽然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却也总算在心里承认了对方的地位。所以,好事指日可待了。

而今天的佟平川更是志得意满的站在中央毫无顾忌的释放自己的喜悦,他跟赵玉华修成正果不容易,经历的波折比其他人还要多,却是最后坚持下来,总算是走到一起。

看着美丽温婉的赵玉华,佟少琪突然又想起陈家来,好像那一大家子也是纠结的很,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斜了一眼杜如勤:

“陈家那个假儿子什么结果了?”

“假的就是假的呗,到了最后也没有能够成为真的。他不是要娶那个真少爷的心上人么,后来那个女孩子跑了,据说本来是约着真少爷一起先躲躲的,后来那个真少爷为了亲情放弃爱情,没有按照约定去。结果那个女孩子逃跑的途中跌落到河里被别人英雄救美,于是就嫁给救她的那个人了。只是到了最后那个真少爷似乎有些反悔,好像追着女孩子不放,说是只是想看着她好好过日子,真正的意图只有他自己知道罢了。若是我就再也没有脸面去见她的,何况是跟人家的丈夫称兄道弟。哦,跑题了,那个假少爷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突然不知所踪,带着陈家的一部分财产独自跑了,连自己的儿子和小老婆都没要,他们家里人说是似乎是犯了什么案子跟着土匪走了,我觉得倒是畏罪潜逃的可能性大点。只是像他那种人,估计还没有出上海滩呢钱不是让人骗光就是被打劫。还有那个奶娘,似乎是假少爷走之后便疯疯癫癫的,现在恐怕在家里关着呢,没送到精神病院去倒是陈家老爷子的恩惠了。”

杜如勤对陈天雄没有任何好印象,完全赞同,不是自己的东西得到了还不善待,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

“喂,不要总是说别人的事情了,看,他们叫我们过去呢。”

远处,赵玉华对着佟少琪和杜如勤使劲挥挥手,是切蛋糕的时候了。佟少琪微微一笑,拉起杜如勤向着他们走去,以后或许还会动荡,还有会战争,她不能改变历史,可是只要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其他的似乎没有奢求的必要了,毕竟,她现在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