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宋喜 更新:2019-10-11

叶伽一拍脑袋,他怎么把这事忘记了,有时候弟子去执行任务,他们武功没有其他杀手门派那么高,很容易被人发现,于是他调制了一种药膏,专门适合夜行者执行任务,这样的话,即便不带面具,也不会被人发现。

“对啊,我有一种药膏啊,阿丽,快去拿几盒给他。”

朱雀一听,立刻喜笑颜开,拿到药膏后打开:“这不会有问题吧?”

叶伽想了想:“应该没问题吧,这不是毒药,对人体也没有害处,最主要的是,起初涂上没有任何异样,可一旦到了时间,脸就会越来越黑,越来越黑,那个黑呦……”

“多谢!”刻意不去看朱雀夸张的神情,朱雀将信将疑的盯着手里的药膏。

算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自己先用一点吧,万一真的有问题,他还能及时把叶伽揍一顿呢。

当着叶伽的面,朱雀将盒子里的药膏均匀的涂抹在脸上,这期间,叶伽嘴里喋喋不休的数落着:“真是的,居然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只是想知道这药所用的时间罢了。”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药涂了之后,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才能恢复,从现在算,你后天才能变成原来的样子!”

朱雀嗤笑一声,他这是吓唬自己吗?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只听见房间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呼喊:“鬼啊——”

随后门扉被拉开,只见一个大黑炭慌慌张张的从房间里冲出来,恰好碰见闻讯而来的叶伽,只见那黑炭一脸的惊魂未定:“这东西真的会消失吗?”

叶伽认真的点点头:“兄弟,我保证。你别害怕。”

这药膏不光把朱雀的脸染黑了,连脖子一并都在变黑,原来他怕涂少了没效果,刻意弄了好几层,于是乎这玩意儿逐渐蔓延到了脖子上,再继续下去,他回宫都不用换夜行衣了。

当然,朱雀的确没有换。

直接脱掉自己的衣服后,浑身都黑漆漆的,他大摇大摆的翻过围墙,竟没有一个人发现。

听说朱雀回来了,周雅冬满心的激动,鞋子都没穿,直接跑到外面:“人呢?人呢?”

为了等朱雀回来报捷,四大护法都没睡,考虑到周亚有身孕,便让她先休息了,不过,好在教主不在,否则看见朱雀的样子,还不得吓出个好歹来。

“教主……”一个黑漆漆的人头出现在她面前。

周雅冬僵了僵,干笑两声:“朱雀?”

对方点点头,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他也不晓得怎么会搞成这样,全身都黑了,搁在外头简直可以与夜色融为一体。

“哇撒,这个药也太厉害了吧。”周雅冬围着朱雀转了好几圈,打心眼里佩服叶伽的想象力,为了省夜行衣的钱,他也是满拼的。

“教主你就别取消属下了,这药半个时辰就有效果了,所以,教主只需要提前半个时辰擦。”

“你回来的正是时候,你走的这段时间,厉樱派人下旨了,要我明天就去。”

朱雀呼了一口气,幸好没有接受叶伽的挽留。

“早点休息,明天就见分晓了!”

……

与此同时,临熙王府也在秘密布置。

朱雀的消息让厉熙瞳一夜未眠,他简直不敢相信,周雅冬怀孕了,而且怀的还是他的孩子。

刘翔激动的直搓手,虽然这种事搁在以前都是大逆不道的,可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呢?

“王爷,得尽快想办法才行啊,否则等王妃肚子大了,那就坏事了!”

厉熙瞳眉头紧锁:“本王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他们母子带出来!”

“四哥,快看啊,这是我家小厮在门口捡到的!”厉飞离急匆匆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只短箭。

厉熙瞳连忙坐起来。迫不及待打开后,顿然露出不解,上面说,为了保全周雅冬母子,还望他不计前嫌,暂时向太后示好,具体原因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怎么会在你府门口?”厉熙瞳不解。从字迹上来看,与朱雀的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一出门就看见了,家丁说不知道谁丢的!”

“王爷,圣坛向来行踪诡异,怕是咱们王府有内线,朱雀才会用这种迂回的方法传递消息。”刘翔不假思索道。

厉熙瞳点点头,这么解释似乎有道理。

虽然现在不知道周雅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以目前来看,她既然要求了,肯定有她的道理。

“老九,你马上回去告诉老五,让他秘密调遣四千精锐随时待命!”厉熙瞳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刘翔,准备马车,本王要进宫给太后请安!”

“四哥,你去见那个老妖妇?”厉飞离有些不明白,他们跟太后的关系并不好哇。

“现在没时间解释了,你只管照做,要老五沉住气。”

“好,我立刻去办!”

永寿宫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厉熙瞳一改往日的冷峻,对太后恭敬不已,稍微一揣摩便能看出他是有事相求。

“临熙王,哀家不懂你的意思!”

厉熙瞳笑了笑:“太后,明人不说暗话,本王这次只想与太后合作,至于事成之后,只需要将周雅冬交给本王便可以了。”

太后歪头打量了他一番:“临熙王,如今周雅冬可是冬妃,你居然窥探皇帝的女人,就不怕哀家跟皇帝转达吗?”

“太后睿智,怎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呢?再说了,你与本王并不是敌人,想必太后也不希望多一个像本王这样的敌人吧?”厉熙瞳的声音逐渐变冷,变沉,透着一股无形的压力。

太后勾了勾唇角,雍容华贵的脸庞露出些许笑意来:“临熙王说的没错,多一个敌人,尤其像临熙王这样的,哀家得不偿失!”

“本王告退!”厉熙瞳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

“临熙王慢走!”

出了永寿宫,厉熙瞳吸了一口气,虚伪的面庞逐渐沉凝下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永寿宫,旋身离去。

他已经秘密调遣了四千精锐,如果有异动,他会毫不犹豫的用这四千人攻入皇都,厉樱,你不要做的太绝,把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全部断送了。

……

幽禁凌国大王的地方并非地牢,而是一座废弃的宫殿,直到进去之后才晓得,这宫殿里的守卫简直就可以用没有来形容。

院子里布满了假山,乍一看眼前全部都是石头,在侍卫的带领之下,周雅冬才顺利的穿过石头。再回头,却发现石头已经改变了之前的位置。

难道说,这是有人在这里布下的阵?

怪不得没有守卫……别说凌国大王,就算是她,若想轻松的离开这里,恐怕也得借用轻功翻墙才行。

穿过石阵,便是正常的小桥流水,侍卫指着一处院落:“就是那里了!”

推开门,周雅冬便瞧见了故人。

凌国大王名唤凌幽。年轻时倒是美男子一枚,只可惜纵欲过度,导致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很多,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意气风发的坐在龙椅上,那个时候的他,可把皇帝的架子摆足了。

凌国老皇帝看见周雅冬,先是一愣,随后便明白了。

“你嫁人了?”老皇帝沙哑着嗓音问道,浑浊的眼仿佛要把她整个身体都看穿,依稀觉得,她似乎不是当初那个乱世冬了。

在古代,要想知道女人有没有结婚,看发型就晓得了,挽起来的就是嫁人了,披散着的就是没嫁人,周雅冬虽然在自己宫里经常披头散发,但是出来总得有个贵妃的仪态。

如今她穿着华贵,头发的发髻高耸,金钗、步摇一样不缺,配上额头上的朱砂痣,雍容中又不失华贵。

看着昔日的部下如今这般光鲜,老皇帝嘴角微微一动,仿佛想说什么。

“给陛下请安!”周雅冬学着当初的样子,微微欠身,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行跪拜之礼。

老皇帝摇摇晃晃的坐在椅子上,浑浊的双眼紧紧盯着周雅冬的一举一动,待她完全直起身子后,才讽刺的一笑:“原来乱世教主另寻了一根高枝!”

周雅冬没有反驳,反而是顺着他的话:“这也是陛下您教导有方,我能有今天,也是拜您所赐!”

“哼,叛徒,你为什么背叛寡人?为什么!”皇帝突然暴躁起来,他到现在都不明白,乱世冬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凌国,往年的圣坛一直都兢兢业业,从不曾出现过像她这样的异类。

看着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周雅冬觉得好笑急了,这个家伙死到临头还不晓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真是可悲啊。

“陛下,相信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周雅冬慢条斯理的整理了着华美的衣袖,顺便将暖炉换了个手。

“寡人听说了,你现在是厉樱的妃子,啧啧,厉樱对你也不过如此,竟放心让你一个人来说服寡人?”

老皇帝刻意将‘说服’两个字说的分外暧昧,周雅冬陡然升起一股厌恶感,但是为了完成任务,她不得不忍着。

“陛下,就算你不投降,恐怕也无济于事,现在凌国大部分已经被厉国占有,没有您的投降书,那些将士们会不断的挣扎,直到最后一个倒下,难道你想看见将士们为了一个没有答案的明天白白送掉性命吗?”

“哼,他们身为将领,本就该保家卫国,国家养他们,难道是为了摆着好看吗?”凌国帝王并不买账,而且还义正言辞。

周雅冬一头恼火,如果有部手机,她真想把他这幅欠抽的鸟样录下来给凌国的将军们看,不晓得看完后,还有没有人愿意继续为他卖命。

“陛下果然很有君王风范啊!”周雅冬嗤笑一声,心里却在打鼓,这个老家伙似乎很难搞定,即便被囚禁在这里,精神上却没有一丝懈怠,仿佛随时准备东山再起。

这可怎么办?

而且擦在脸上的药效快要发作了,到时候老家伙一看她那幅死样子,估计要叫救命了。

怎么办呢?

周雅冬在头疼的时候,凌国大王却在想一些下流的事。

他也是做大王的,当然晓得厉樱派周雅冬过来的原因。

老皇帝眯了眯眼睛,忽然笑起来:“冬儿,你若是回头是岸,寡人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

周雅冬嗖得一下看向他:“什么意思?”

“带寡人离开这里,待寡人回到凌国,绝对亏待不了你!”

周雅冬无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老东西的如意算盘打的倒是好,他哪里来的自信啊?

忽然,灵光一闪,周雅冬仿佛捕捉到了什么,老皇帝既然能说出这句话,肯定是有他的原因,也许直到今天为止,老皇帝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失败的。

那不如就利用他的自信咯?

周雅冬刻意露出含恨的表情:“我还可以相信你吗?”

凌国皇帝一听有戏,顿然激动起来:“冬儿,你是寡人看着长大的,你跟在寡人身边那么久,寡人可曾让你受过委屈?”

“哼,我在你心里恐怕连一颗解药都不值。”

这话一出,老皇帝终于意识到自己曾经犯的错误了,原来她是因为那件事耿耿于怀,怪不得一声不吭的带着圣坛离开。

老皇帝连忙道:“冬儿,寡人那个时候是老糊涂了,你原谅寡人行不行!”

周雅冬故意背过身子,假装不想听他说话。

他不死心的绕到她面前,枯槁的双手握着她的肩膀:“寡人真的糊涂了,等回国之后,你想寡人怎么补偿你都行!”

“我不要听!”

见诱惑不成,老皇帝又生一计:“你是不是爱上厉樱了?”

周雅冬心里狂吐,鬼在爱上他了呢,老娘爱的是他弟弟。

看她不吭声,老皇帝长叹一口气:“我现在恐怕也是死路一条,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厉樱既然舍得将你送过来当说客,想必你在他心中的分量也不大。”

周雅冬故作惊讶:“你胡说!”

“难道不是吗,连自己的女人都舍得送出来,这样的男人,能对你有几分爱?”

老皇帝也是过来人,他怎么会洞察不出厉樱的心思呢?

周雅冬脸上的伤心逐渐变为愤恨,这一切都被老皇帝看的清清楚楚。

“只要你能带寡人出去,寡人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相信我。”

相信你大爷。

周雅冬用力甩开老皇帝:“我已经不敢相信你们任何人了。”

而这时,她的脸逐渐从白皙变为黑色,老皇帝刚要开口,却被她脸上的变化吓的动弹不得。

“冬儿,你的脸……”

周雅冬连忙掏出随身带的镜子,差点没把自己吓着,时间这么快就到了?

“陛下,你吓着了吗?”

皇帝很快镇定下来:“你的脸,怎么回事?”

周雅冬咬咬牙:“陛下,实不相瞒,我在厉国过的并不好,厉樱用毒药威逼我前来说服您,若是不成功……我就会死!”

“什么?”

“这是毒发的前兆!”

周雅冬信口开河,亦真亦假的将老皇帝骗的晕头转向,可是从她眼底的伤心落寞中,皇帝算是猜到了这个结果。

“解药呢?”

“解药在厉樱那里,他说,没有你的投降书,就让我死在这儿。”

老皇帝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如果周雅冬死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去。

“冬儿,我有办法救你!”

“陛下别开玩笑了,冬儿受不起!”

“投降书从厉国到凌国,需要十七天,到时候你拿着寡人的投降书去换解药!”

“陛下——”周雅冬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演的那叫一个像,感动中带着愧疚,愧疚之余又不乏回心转意。

老皇帝算的很准:“你只需要在投降书抵达凌国之前,把寡人带回凌国,到时候寡人就说这投降书是假的……”

“好,我答应你,陛下,冬儿有负过您,以后冬儿一定为您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皇帝见自己计划得逞,连忙扶起她来,本想一亲芳泽,可看见她那张脸后,顿然失了兴趣。

没一会儿,投降书写好了,周雅冬感激涕零,并跟他约定好,今晚子时相见。

“小心啊!”

“谢陛下。”

出了门后,凌国老皇帝顿然沉下脸,嗤笑一声,蠢货。

而周雅冬同样在门外露出讽刺的表情,傻逼!

当她把投降书放在厉樱的桌子上时,厉樱半天都没说话,而是盯着她的脸猛看。

“不要看我,看这个!”

厉樱很吃惊她为什么变成这幅死样子:“要不要让太医来瞧?”

“不用,明天就没了!”

“寡人倒是好奇,你为何能说服他?”

“这个嘛……”周雅冬若有所思的咬着手指:“可能是他太傻比了吧!”

“……”

第二天,周雅冬恢复容貌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啧啧啧,皮肤仿佛比以前更好了一点,看来那东西以后可以当面膜用了。

正说着呢,白虎哧溜一下冲进来,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教主,出事了。”

“怎么了?”

“听闻太后带着各族的宗亲去了金銮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揭发厉樱无法生育的事!”

“这么快?”

“是啊,是啊,您快点准备准备,该轮到咱们上场了。”

金銮殿之上,厉樱冷冷的注视着太后与许祖寿,他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闹到这个地方来。

大臣们都不敢说话,统统让到一旁,将中间的空档留给太后。

“皇帝没有子嗣,如何能让臣子们安心?哀家觉得,皇位还是不适合你。”

“太后,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厉熙瞳在一旁暗中帮腔。

“哀家有太医院的记录,太医怕此事说出来会动摇国本,所以一直压着不敢告诉陛下,要不是哀家问起皇帝最近的身体,估计也还被蒙在鼓里!”

厉樱压根都不晓得自己身体出了状况,他千算万算,将所有的势力都布置了一遍,唯独漏了太医院。

“胡说,茜妃之前还有孕在身,陛下怎会无法生育!”有人提出质疑。

太后仿佛早有准备:“茜妃是皇帝在凌国的时候才怀上的,那不算,若众人不相信,尽可以传唤太医。”

“谁说陛下无法生育的?”一道平静的嗓音打破嘈杂,厉樱不敢置信的望着徐徐走进来的女子。

周雅冬仪态万千的出现在朝堂之上,众人惊愕不已。

“冬妃,你好大的胆子,这地方也是你能来的?”太后冷声质问。

“嫔妾贸然闯入朝会,自然是死罪,但是,为了陛下,即便是死罪,我也照做不误!”周雅冬昂首挺胸的从众人面前走过,轮到厉熙瞳的时候,她没有一丝迟疑,直接从他眼前滑了过去。

走到金殿正中央,周雅冬对厉樱行了个大礼:“陛下,这段时间您忙于政务,臣妾不愿叨扰,但是今天臣妾忍不住告诉陛下一个好消息。”

厉樱眯起眼睛,他现在已经无法判定周雅冬目的是什么了,唯有顺着她走下去。

“哦?”男人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来。

周雅冬摸了摸肚子,露出为人母的慈爱表情:“陛下,臣妾怀孕了!”

轰……朝堂上的人炸了。

太后脸色惨白,不敢置信的倒退两步,怀……怀孕?

厉樱蹭得一下坐直身体,嘴角扯出些许笑容:“当真?”

“当然是真的,臣妾怎么敢在文武百官面前说谎呢!”周雅冬含羞待臊的低下头,可是她的脊背却仿佛被人用目光凌迟着。

厉熙瞳算是看明白了,周雅冬要他主动跟太后示好,原来就是为了今天这出戏。

男人用力的别过脸,真有她的。

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周雅冬算是拼了自己一身的演技,演的就连厉樱都忍不住相信她怀了自己的孩子。

太后当然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了,理所当然的找来太医验证。

“启禀陛下,冬妃确实怀孕了!”

周雅冬冲呆怔的厉樱挤了挤眼睛,露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来。

太后如被人抽去了胫骨,脚步一软跌坐在地上,此刻她的脸上写着‘大势已去’四个字。

许祖寿大声道:“胡说,她怎么可能有孕?”

“本宫乃是皇帝的妃嫔,为何不能有孕?”周雅冬上前一步,目光如冰,她环视了一眼四周:“你们这些人,仗着陛下的恩典,平日横行霸道,陛下念及你们以前为国家立过奇功,便忍住了不发作,而今你们却连合在一起,想致陛下于死地,哼,真是让人寒心!”

许祖寿狰狞着脸,忽然抽出腰间的佩刀朝周雅冬冲过去,可他还未靠近,忽然觉得手臂一麻,哐当,刀刃掉在地上,他不敢置信的朝对方看过去。

厉熙瞳不知什么时候从队伍里出来了,单手钳制住许祖寿,眼底宛如黝黑的潭水,这一刻,太后什么都明白了,她活了这么大,步步为营走到今天,到头来却被人耍的跟猴子一样。

“大胆,御前露刃,你有几个脑袋!”

“我……我……”

许祖寿一下清醒过来,脸上终于露出害怕的表情。

他也知道怕?

厉熙瞳冷笑,转身对厉樱抱拳:“恳求陛下严惩不贷。”

其他臣子们见状,一同下跪求情厉樱惩治这些宗亲。

乍一看,跟随太后而来的都是许家的爪牙,这回一个都跑不掉了。

厉樱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厉熙瞳,搭在龙椅上的手慢慢的握紧,只听他幽幽道:“全部压入天牢,等候发落!”

宗亲们指望能把厉樱从龙椅上拖下来,没想到却杀出个周雅冬,将他们的计划全部打破不说,还白白得搭上一条性命,一时间,整个朝堂哭喊声连成一片。

但是他们遇到的人是厉樱,这个外表优雅,内心残暴的君王,他早就想把太后与许祖寿的爪牙连根拔起,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天大的好机会呢?

三天后,厉樱将所有参与这件事的叛党全部斩杀,其中包括九族在内,太后因为伺候过先皇,厉樱将她提前关入陵园,让她在那儿等死。

至于凌国大王,当天晚上就晓得自己上当,夜里用一根腰带断绝了自己的性命。

那三天里,厉国仿佛用血翻开了新篇章,王座下面堆积的尸骨不计其数。

离除夕还有两天,厉樱忽然过来了,周雅冬打量着他,觉得有些奇怪,这个人手上沾满了血腥,可他依旧让人觉得风度翩翩。

“太医说你怀孕了!”厉樱开门见山道。

周雅冬觉得好笑,隔了那么多天才想起来问她,可见这几天他都忙成什么狗样了。

“是啊,不然怎么为你化险为夷呢?”

厉樱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是谁的?”

“这种事你也相信?”周雅冬早料到他会这么问,所以将说辞都准备好了,可惜,厉樱显然没有那么好糊弄。

“寡人知道,你是真的怀孕了。”厉樱看起来比想象中的要平静,但是,心裂开的滋味依然不好受。

周雅冬凝滞了片刻,假笑了一声:“你怎么那么喜欢怀疑别人呢?”

“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寡人不会这么说的。”厉樱冷笑一声,一副要跟她算账的样子。

周雅冬感觉到事态不对,连忙站起来:“厉樱,你想做什么?”

“知道寡人为何封锁城内的消息吗?”

周雅冬不说话了。

厉樱浅浅一笑:“因为寡人不想让你知道,宫外到底发生什么。”

心头一惊,她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心里不断的安抚,没事,没事,他只是诈她。

厉樱弹了弹衣角,外面白雪纷飞,好像一道白色的帷帐盖住了天地。

厉樱呼出一口白气:“下雪天杀人最省事,皑皑白雪会将血水全部掩埋,不留痕迹!”

听着他无头无脑的话,周雅冬顿然失了分寸。

“你究竟做了什么?”

年轻帝王缓缓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说呢?”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枯萎下去,厉樱的脸色也跟着阴沉了,半晌,他道:“你是不是在想厉熙瞳现在能否活着?”

周雅冬握紧拳头,一声不吭。

“寡人在问你话!”厉樱豁然提高了音调。

“青龙、白虎!”回答他的却是她宛如这天气般的声音。

嗖得一声,两个人影一左一右站在了周雅冬身边:“教主!”

“给我好好看着厉国大王!”说完,周雅冬拂袖离去。

看着她足尖一点,消失在大雪茫茫之中,厉樱苍凉的一笑。

呵呵,真的走了,她倒是连头都不回一下啊。周雅冬,你还真是养不熟啊。

她前脚刚走,玄武跟朱雀也随后跟了上去,厉樱只是高深莫测的笑着,没有人看透他笑容的背后是什么。

冒着风雪,周雅冬一刻都不敢耽搁,待她打翻侍卫,冲到临熙王府门口的时候,恰好撞见撑着伞出来的厉熙瞳。

两人相对的那一刻,周雅冬不晓得该说什么。

厉熙瞳也怔住了。

伞柄毫不犹豫的向她头顶移动过去,茫茫大雪之中,四周的脚步声逐渐杂乱起来。

厉熙瞳心下一惊,猛然朝脚步的来源处看去,只见厉凰率领着四千将士奔袭过来,当看见厉熙瞳跟周雅冬同撑一把伞的时候,也是跟周雅冬一个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他收到消息,皇帝派人包围了王府,所以他才不顾一切的带人冲过来,准备跟厉樱拼个你死我活,可是……人呢?

空荡荡的街道,别说人了,就是一只鸟也没见到。外面这么大的雪,四千将士一脸愕然的互相对视着,也跟厉凰一样,四处搜索敌人,可惜一无所获。

“四哥……”

哒哒哒……孤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仿佛催眠的符咒,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风雪中的那个身影。

厉樱坐在马背上,单手握着缰绳,他眼中毫无温度可言,只是他竟然孤身前来,这倒是让所有人都诧异了。

他没有下马,仿佛整个身体都要掩埋在这场绚丽的雪白里,他冷冷的看着簇拥在王府门口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厉熙瞳怀里的周雅冬。

俊美的帝王先是凉凉的一笑:“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落雪的沙沙声中所有人的神情都紧绷成一道弓,随时都有被绷断的危险。

厉凰抿了抿嘴,忽然大起胆子道:“大哥,当初是你抢走了四嫂,如今你已经是皇帝了,你坐拥厉国江山,可是四哥就只有四嫂!”

“厉凰,你私自调兵,这笔帐寡人还没跟你算呢!”厉樱的目光宛如箭般朝他刺过去。

厉凰肩膀一缩,随后,没有丝毫畏惧道:“要杀要刮随便吧。”

“你倒是仗义啊!”厉樱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由溢出了些酸味来。

厉熙瞳放开周雅冬,可还没走两步,手臂就被拽住了:“不要去!”

虽然厉樱只有一个人,但谁晓得四周有没有安排弓箭手呢?他这个人一向做事稳妥,更重要的是,她分明要四大护法好生看管厉樱,而今却没有看见他们,难道说,他们已经遇难了?

厉熙瞳握了握她的手臂:“别怕。”

“我怎么能不怕,你要挂了,我就是寡妇!你要我这么年轻就当寡妇吗?”

厉熙瞳脸一黑,他还没出事,她就联想到自己变成寡妇,想的还真长远。

“放心,你当不了寡妇!”

说完,独自朝厉樱走去,雪地里,一串脚印跟在他身后,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的看着厉熙瞳。

“大哥,江山只不过是一盘棋,你费尽心思,算尽一切,不过想赢一把而已,换做以前,我会倾尽全力的陪你下完它,只可惜,周雅冬的出现,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败笔,这盘棋,我注定下不过你。”

厉凰被风雪吹的睁不开眼睛,可他却清楚的听见厉熙瞳所说的每一句话。

他说,他下不过厉樱。

厉樱高高在上,厉熙瞳站在马下仰望,两个人都有各自的优势,一个沉着稳重,一个高深莫测,都是人中龙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敢想象,如果他们突然决定一争高下,那么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

不知过了多久,厉樱忽然将一卷圣旨递到厉熙瞳眼前:“厉熙瞳,这是先皇的圣旨!”

所有人为之一振,因为谁都没有想到,死去的先皇居然会留下遗诏。

“儿臣厉熙瞳接旨!”厉熙瞳急忙跪在地上。

厉凰见状,连忙将手里的兵器扔在地上,踉跄爬到厉樱的马蹄下面跪好:“儿臣厉凰接旨!”

其他人也是不约而同的跪下了,周雅冬被这股气势震撼到了,也忍不住的屈膝。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兄弟子嗣,缺一不可,临熙王乃栋梁之材,望你辅佐新君成就霸业,不得擅自离京,钦此!”

圣旨读完,厉熙瞳僵硬的抬起头,父皇居然不准他卸去王爷的封号?

厉凰也震惊了,父皇简直神了,居然料算到有这么一天。

“这是父皇给你的护身符,收好了!”厉樱将圣旨伸到他面前。

厉熙瞳颤抖着手缓缓接过圣旨,只听头顶上方传来一道声音:“厉熙瞳,你说下不过寡人,那么从今以后,你就站在旁边,看着寡人如何下好这盘棋吧!”

说完,厉樱又拿出一道圣旨,这个是他写的。

“寡人的冬妃今日暴毙,你们收拾一下,去宫里吊丧吧!”

“……”所有人。

“驾——”厉樱用力调转马头,朝着回去的方向策马狂奔。

……

周雅冬实在没想到,有一天会参加自己的葬礼,而且还是在过年的前两天。

灵柩抬出宫的时候,有宫人哭的惨绝人寰,周雅冬隐藏在队伍里,不由得回想,那个哭的最厉害的奴婢,到底有没有伺候过她。

四大护法与此同时也一并失踪,但是史册上却记载了他们是殉葬。

五个月后,春天花开之日。

周雅冬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正在晒太阳,这时,一道金光闪过,周雅冬忙不迭的爬起来,眯着眼朝光芒的来源出看去。

魏玄机摇着一把折扇坐到她身边,周雅冬抽了抽嘴角,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你什么时候也把面具拿了,认识这么久,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真是没劲!”

魏玄机道:“都已经身为人母,还惦记别的男人长什么样,你还不是一般的贪心!”

周雅冬蹭得一声站起来:“喂,有么有搞错啊,你已经在我家白吃白喝了好几个月了,让我看一眼怎么了?”

魏玄机对她的叫嚣声置之不理,只是用折扇敲了她肚子一下:“小心动胎气!”

“喂,喂……你又去哪里啊!”看着他骤然离去的背影,周雅冬觉得好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却在这时,一只破风之箭忽然从树丛里穿过,直直的朝周雅冬胸前飞扑过去,周雅冬有孕在身,加上又是在王府里,她万万没想到会有人暗算她,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会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暗算。

那支箭飞驰过来,周雅冬行动远不及原来那么快速,而这个时候,因为太过吃惊,肚子猛地一抽,疼的她僵在原地。

说时迟那时快,一柄折扇飞速旋转,将到逼到她眼前的箭矢削成两半。

原来是魏玄机去而复返,他惊魂未定的打量着周雅冬:“你没事吧?”

周雅冬摇头:“现在没事,不知道之后会不会有事!”

四周的暗箭忽然变得多起来,魏玄机将折扇舞得密不透风,一支支残箭落在脚下,管家带领着侍卫赶来,可他们发现无论如何都找寻不到凶手。

“他们将弓弩安插在固定的地方,并用机关控制着,时间一到,便会连续发箭。”魏玄机大声道。

这里是临熙王府,对方绝对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弓弩布置好的。

管家连忙命人掩护,他与魏玄机架着周雅冬快速离开,穿过长廊的时候,一只载满了力量气势汹汹的朝周雅冬隆起的肚子扑过去。

那力道连周雅冬都觉得恐怖,管家抄起腰间的佩刀凌空一劈,箭矢断成了两截,可是箭头居然飞溅起来,朝着周雅冬的后背扑过去。

可见射箭之人用了多少力量在上面。

管家劈了一剑下去,只觉得虎口发麻,而他万万没想到这只箭居然还能继续伤人,想挽救已经来不及的了。

噗……箭矢停在了皮肤上。

周雅冬不敢置信的望着凿进魏玄机胸口的箭头,魏玄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忽然掏出折扇,毫不犹豫的朝箭矢飞来的方向旋飞过去。

折扇宛如一直旋转的蝴蝶,嗖得一下飞过屋顶,下一刻,只听见噗通一声,仿佛有人落地了。

管家立刻命人去外面查看,没想到带回来一具温热的尸体,解开对方脸上的面罩后,所有人都惊住了。

这个杀手居然是晏子都。

后来大家才晓得,晏子都虽然是汤国人,但是跟在凌霄身边的那几年,逐渐有了些许情谊,听闻凌霄被厉国的马蹄踩烂,所以才不远万里的跑来这里行刺。

“魏玄机……魏玄机?”

高大的男人脚步忽然一软,踉跄着扶着长廊的柱子,鲜血一滴滴的落在长廊的座椅上。

管家带来的侍卫用身体组成了一道人墙,没了人控制,箭矢逐渐减少,管家趁机撕开魏玄机身上的衣服,看见伤口时,不禁暗吸一口气。

“有毒……”

阳光有些刺眼,折射在厉樱的面具上,周雅冬被刺得眼泪直流。

“魏玄机,你忍者点,我为你运功逼毒!”

他靠在走廊之上,气若游丝,周雅冬想喊御医来,却被魏玄机给拉住了:“没用的……”

“你不会真的要死吧?”

“呵呵,我命中有此一劫……看来……真的逃不过啊!但我有一事相求……晏子都,是我的师弟……麻烦你将他好好安葬!”

周雅冬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虽然跟魏玄机算不上什么好朋友,但是这段时间他时常会过来给她把脉,一开始厉熙瞳对他很有怨言,后来才逐渐好转,但她再也没想到,魏玄机会被一支箭给弄死,他不是很牛逼的吗?

接下来,魏玄机再也没有声音了。

周雅冬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小心的摘掉那个遮掩着他容颜的面具。

当面罩离开他脸庞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住了。

周雅冬瞪大眼睛:“厉……厉樱?”

……

谁也说不清楚这究竟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厉樱一手策划的阴谋,原来他就是鼎鼎有名的玲珑道人的徒弟。

周雅冬忽然想起,曾经魏玄机与厉樱似乎同时出现过。

“那是我假扮的!”元烈伤痛的垂下脸,那是他们一起去抓碧眼狐的时候,他们怀疑周雅冬是敌人派来的探子,所以在她面前演了一出戏而已。

“主子自从晓得自己不能生育,便有过退位的打算,他本想用魏玄机的身份云游四海,却没想到,还是应了劫数!”说道这里,元烈趴在棺材上,哭的像个泪人儿。

……

元年五月,樱帝驾崩,临死传位于临熙王。

五年后……

“教主,您在宫里住的好好的,为何突然回来了?”青龙皱着眉头问道。

“怎么?不欢迎啊?”

“不不不,我们只是好奇,是不是跟皇帝吵架了?”玄武忍不住揶揄道。

教主每次吵架都会回来主一两日,但很快就会被皇帝亲自接回去,几年下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我……我才没有呢!”某女心虚道。

一年一度的选秀又开始了,昨晚跟厉熙瞳吵架,她一气之下拿起桌上的玉玺当成板砖砸过去,没想到不小心磕掉了一个角,厉熙瞳当场露出一副要杀了她的样子,吓得她赶紧跑回娘家。

“教主外面有很多人呢,还有人在喊话!”

“喊什么啊?”

“那人说,血债血偿,父债子偿,您欠的债,得肉偿!叫您赶紧出去还债!”

周雅冬蹭得跳起来:“就打碎一块砖头,叫我肉偿?”

他是想把自己剁碎了是吗?

“可您打碎的是玉玺啊!”青龙在她耳边小声道。

周雅冬一时气短,僵硬的坐回远处,嘟嘟囔囔道:“那又怎么样?他还选秀呢……”

“可哪一次陛下真的把人带到宫里呢?不是建好了一座宫殿,专门用来存放那些秀女的吗?”白虎忍不住为厉熙瞳叫屈,这么多年下来,连他都看不过去了。

“可是……可是我生气嘛,包子昨天还问我选秀是什么,总不能告诉他,选秀的意思就是给你爹选小老婆的吧?”

“教主,小教主都大了,您还计较这个?赶紧回去肉偿吧!”

一看大家都帮着厉熙瞳,周雅冬不干了:“那好,等我大姨妈来了,立刻回去肉偿!”

“教主,如果没记错,您好像是孤儿啊,哪里的大姨妈啊?”

“……”

半个时辰后,周教主被四大护法强行压着扔下不归山,厉熙瞳单手支着身子,另一只手固定在她腰上,而他旁边则端坐着一名白瓷般的娃娃。

“母后,麻烦以后离家出走,不要总是一个地方好不好?”小包子苦着一张脸,每次都回圣坛……一找就找到了嘛。

周雅冬用力别开脸,露出不屑:“我怕走远了,以你爸的能力找不到我!”

厉熙瞳忽然捏住她的下颚:“你跑的再远,寡人也能把你抓回来。”

“喂,说话归说话,别动手动脚啊……喂,儿子在呢……”

“母后,儿臣告退……”小包子很识相的转身就走。

“喂,你是不是我亲生的?你是我去年比武赢回来的吧?厉玄机……厉玄机,你个臭小子……”

------题外话------

哈哈哈,完结了,撒花!下本文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