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哥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哇~
作者:御井烹香 更新:2019-10-11

人生在世,总是会在许多岔路口,碰到许许多多让人难以取舍和抉择的选择题。

好比那道曾经让一代科学家孜孜不倦地试图研究出答案却终究无所得的“把虐猫狂人薛定谔和猫一起关在盒子里,最后死的会是谁”,又或者是无数宅男终其一生而不得其所以然的“继母和女儿一起掉进水里的话先娶哪一个”……等等诸如此类让人绞尽脑汁思考却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答案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着实是推动了人类的社会人文、历史文化以及科技水平的全面发展。

而现在,摆在高和面前的问题,如果稍微做一个归纳的话,大抵就和那个着名的“是选择一棵树还是一整片森林”的问题相差无几。

到底是继续和夏洛洛、叶知弦还有李柚子继续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还是选择尽一个哥哥的责任,对妹妹所提出的任何要求包括夜半陪床过夜等种种项目全面推行免费且义务执行的服务政策呢?

毫无疑问,这一刻的高和正是站在了命运和人生的分岔路上,说不定,这一次的选择也会影响到他在未来所将要走的人生道路……

不过至少在这一刻,高和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在他做出选择的时候,他甚至连一点点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浪费,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哎哎?!高和先生您……您要搬到隔壁去?!”

“嗯……啊对了正好,夏洛洛快来帮我搬这个!”

二话不说地将一脸惊讶和不解的准人妻拉到身边来当苦力。正在整理着游戏登陆设备、网络设备和SOM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打算一股脑运到隔壁新房间的高和。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刻少女的这句话中,所包含的意味并不仅仅是确认。

“可……可是……高和先生您……”

来来回回数趟,扁着嘴唇看上去委委屈屈的夏洛洛有好几次都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一直到最后,才嗫嚅着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

“您搬过来的话……早晨叫您起床和爱心早餐的工作……”

“啊?早餐的话我当然会过去吃喽……喏,这是房门的钥匙。”

高和随手将之前叶知弦交给他的钥匙转交给了夏洛洛——好吧反正他几乎也不可能出门,而且就算真的碰到需要钥匙的时候相信夏洛洛也会随叫随到。

“哎?!可是……”

摊开手掌来。下意识地接过钥匙的夏洛洛,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可是……高和先生和高桐小姐两个人……早晨……”

“嗯……对了,高桐的早餐今后也要拜托夏洛洛你了——当然,只要普通版本的就好。”

如果连高桐这边也是爱心早餐的话,高和倒是觉得对妹妹的伤情缓解毫无帮助,所以还是只能麻烦夏洛洛她多操持一番才行。

不过,他的话才刚说完。房间对面,半掩着的高桐房间里就传来了不满的哼声。

“喂。”

“什么事?”

“明天早餐我要吃你做的煎蛋饼,另外还有热的牛奶巧克力——我要的巧克力牌子你知道,另外……”

“等一下啊!”

高和终究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妹妹的早餐计划。

“我可是要通宵游戏的,早晨根本没办法起那么早给你做早餐吧?”

“那种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把我想要的东西告诉你,剩下的事情。就由你这个做哥哥的自己解决。”

“……”

好吧,甩锅计划泡汤了。

原本,高和是打算暂且迁就高桐任性的要求——反正在他看来,平时一整天都几乎会泡在游戏里的他,跟高桐之间的交集大概就只有三餐时间。而高桐的要求,更多的恐怕也只是任性和初到陌生居所而产生的警惕和不安而已。

没想到。如今得寸进尺的她倒是开始摆起了当初在家时对身为哥哥的他百般指使的性子……虽然当初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高和本人倒都是心甘情愿,可是现在……

“我说……哇!”

本来打算和这个任性的妹妹好好分说一番,可是,才刚推开半掩着的房门,高和就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因为,在他视线中的高桐,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正打算脱掉身上的外衣,结果,高和进来的同时,她刚好才把衣服褪到脖颈处,以至于只穿着可爱运动型内衣的上半身几乎是完完全全地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对……对不起!”

匆忙退出房间的高和,一把拉住了因为好奇而试图探头进去看看情况的夏洛洛,正准备迅速逃离以避免接下来来自高桐的怒火,却又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高桐的声音。

“好了,进来吧。”

哎?

高和眨眨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试探性地再次拧动门把手,小心翼翼地探过半个头进去——事实上,他并不是没有曾经中过这个妹妹的恶作剧,那一次他的头被充气的橡胶锤子狠狠的敲了好几记。

当然,如果只是被敲几下头就能免除刚才不小心看到她内衣全景的责任,高和倒是乐于接受,只不过……

“看什么啊,笨蛋。”

已经换好了衣服,舒舒服服地靠着枕头斜依在床头,脸颊有些红润的高桐,斜眼瞟了看起来仿佛如同是见了洪水猛兽的高和一眼。

“等……等等,刚才我可是看到了……你……你不生气?”

“生气有个屁用啊!你是白痴么!”

对于高和的后知后觉,本来还打算姑且心平气和放过这家伙一马的高桐终于是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明知道我的腿根本不可能下床关门,下一次再进别人的房间时就给我认认真真地敲门啊!笨蛋!”

“……”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被骂作笨蛋,高和的心底,反而稍微有些开心。

因为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妹妹对他的称呼,好像再也不是“变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