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束
作者:小丑随心 更新:2019-10-11

“他可是你男人?”

冰旋一愣不知如何回答,其实他早就不是她的男人的,只是她的心里还放不下他。

“她是你的女人?”里克夫回头,轻挑着眉望着卓弘文。

卓弘文思索了两秒,然后坚决的摇头,他以为这是对她好的选择,可是这个否认不但对她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激怒了里克夫,他举起手中的枪毫不犹豫的朝冰旋射去。

“碰。。。”

“不要。。”卓弘文撕心裂肺的呐喊,泪从脸上滑落。

冰旋根本来不急反映,那颗子弹已经钻进了她的腹部,痛疼同时从腹部和心脏传来,伤口痛着,心也在痛着,她自嘲的笑,笑的那么的绝望,身体软软的朝地上倒去。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卓弘文怒吼着,同样身受重伤的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朝里克夫冲去,里克夫拳一挥便将他打倒在地,他踩着他的脸阴森的声音响起“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我面前说谎。”

楼上范伟辰和林若兰对视了一眼点头,范伟辰慢悠悠的走了下去,边走边喊“统统不准动,谁要是再敢动一下,我就引爆我身上的炸弹,谁都别想活。”

下面的人戒备的朝楼梯望去,只见范伟辰腰间装了两排炸弹,他的手放在一颗炸弹的下面,只要他用力一拉,炸弹便会同时引爆,将这里移为平地。

那些人不敢再放肆,里克夫怔怔的望着范伟辰,卓弘文急忙朝冰旋爬去。

“旋儿,旋儿。。”卓弘文将冰旋搂在怀里,轻呐喊着她的名字,眼眸里装满了惊惧与怜惜。

“我。。我没事。。”冰旋轻摇头,伸手接住他脸上的泪“文。。你怎么哭了?”

“傻瓜,谁让你出来的笨蛋。”卓弘文紧紧的搂住她,心疼的将她的脸紧贴在胸膛。

“我是。。是自愿的,你不要觉得。。有负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脸色苍白如纸。

“闭嘴,难道你看不清我的心吗,是不是要我挖出来给你看?”卓弘文心急的低吼,她的刻意疏远让他非常的难受,他的心她不是一直都很清楚吗,为什么这个时候却犯糊涂了。

“可是刚刚。。”她抬头脸,绝对的眼眸里有了一丝希望。

“刚刚我是想护你周全,才说谎的,可是却反而害你受了伤,对不起。。对不起。。。”卓弘文伸手擦干她脸上的泪,可是却怎么也擦不干。。。

“文,你先带冰旋离开。”范伟辰护在他们前面,卓弘文忍着身体的疼痛急忙将冰旋抱了起来,里克夫并没有阻拦,可能在他心里,他们只不过是小角色,不足以上心。

“呵呵,范伟辰你该不会是以为,就凭你能将他们都救走吧,那你也太不自量力了。”里克夫轻蔑望向范伟辰,他就不信他真敢引爆身上的炸弹。

“是吗,进了这里,老子就没想过活着出去,横竖都是死,老子死也要拉着你们当陪葬,就信你就尽管试试。”范伟辰一副豁出去的模样,脸上是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自豪。

里克夫泪了,这人真他妈-的不要命了。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人我是不可能让你带走的。”里克夫态度软了下来,换成了商量的语气。

范伟辰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他咬牙切齿的怒吼“那你们就陪我下地狱吧。”说完用力一拉身上的炸弹(其实这个炸弹是经过改造的。)

那些人脸色一变,统统急忙趴到了地上。

重要的时刻到了,林若兰往下一跳,手握住绑在楼梯上的绳子,往下荡去,手中的机关枪朝那些男人身上狂扫。

席择天怔怔的望着她,此刻她真的好美好美,一身紧身的黑皮衣,曲线完美凹凸有致,齐肩的黑发已经被绑在了脑后,修长的脖子如天鹅般美丽,肌肤洁白如玉,细腻光滑,晶莹剔透。那张精致的脸百看不厌,每一次看惊艳就会更多一些,尤其在她温柔看着他的时候,他爱死了那双明媚清澈的凤眼。

就在席择天痴迷的望着林若兰完美出场的时候,范伟辰已经来到他身边,有力的手臂一手扛起他,一手拉着欧阳洛走出大门外,隔着一道铁门范伟辰将他们放下,里面的那些人是不敢出来的,四周都是他们的人,一出来就必死无疑。

当他们发现被骗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趴在地上的姿势让他们不便行动,季若兰身上的子弹从前身披到后背,还有几百发,子弹疯狂的扫,他们就算站起来也是死。

当里克夫看见范伟辰拉人出去时,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知道决不能让他们出去,否则就真的没希望了。

他猛然拿起地上的枪朝范伟辰射去,可是林若兰比他更快,枪封从他身上扫过,只是一扫而过,他的后背就中了两枪,手中的枪掉落在地,人也缓缓倒在了地上。

当范伟辰拿着机关枪冲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无一遗漏,死的死了,伤的也挣扎着快死了,林若兰稳稳的落在他面前。

“这把枪真酷。”范伟辰望着林若兰身上那把改造过的机关枪赞叹。

“我爸送给我的,你要是喜欢就送你吧。”林若兰轻笑将枪递给范伟辰,此时的她一心只想着席择天,急忙走了出去,门外席择天已经坐了起来。

“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林若兰担心的检查着他全身,看到他身上的血液里,泪从她的眼眶里夺眶而出。

“没事兰儿,我还死不了。”席择天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紧到快让她窒息,她娇嗔着推开他的熊抱,她肚子里的宝宝可禁不起这么用力的抱抱。

“再抱一下下。”席择天耍赖皮的又搂住了她,紧紧的,轻颤着,他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见到她的那种幸福,让他早忘了身体的疼痛,将头埋在她白皙的脖子里,呼吸着属于她的甜美气息。

范伟辰帮欧阳洛解开绳子,将他的裤子鞋子扔给他,他急忙的穿上。

“咳咳,你脚上的伤口要快点处理,要不然可就真的废了。”范伟辰打断了两人的亲密,听了他的话,林若兰这时才明白他的脚中了枪,红着脸连忙推开席择天。

“麻烦你快扶他起来。”林若兰一脸担心,这个人的皮到底是有多厚,怎么都不知道疼痛的。

席择天瞪了不识相的范伟辰一眼,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让他扶着,不过胸口的伤还真他-妈痛。

林若兰和欧阳洛紧紧跟在身后,厂门外那些人也开始向仓库走来。

“去死吧。。”身后传来里克夫不甘的声音,他们脸色一变猛然回头,紧接着一声枪响再次划破天空。

那一枪朝席择天的身上射去,当林若兰反映过来时已经太迟了,眼睁睁看着里克夫手中的枪朝席择天射去,她本能的用身体去挡,可是有道身影比她更快。

“碰。。。”

欧阳洛的身体一颤,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

身后的那些人冲了进来,猛朝里克夫身上开枪,一下他的身体多出了几十个孔。

“洛。。。”随着席择天心疼的呐喊,欧阳洛的身体缓缓朝地上倒去,旁边的人急忙将他接住。

惊吓过度的林若兰,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医院

席择天接受手术后,范伟辰便命人将他的病床移到了林若兰房间,当席择天醒来时,林若兰还没醒过来,他黑着一张脸朝医生怒吼“为什么她还没醒?”

“先生请你小声点,孕妇需要多休息。”医生不满的皱了眉头。

“孕。。孕妇?”席择天当下便懵了。

“你还不知道哇,你这个老公是怎么当的,你太太都已经怀孕快三个月了,你还不知道。”医生指着席择天就是一顿训,席择天哑口无言,一副我很委屈的样子。

当医生护士离去后,席择天抽筋的脑袋才突然反映过来,于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欢喜声从病房中传来。

“我要当爸爸啦。。我要当爸爸啦。。”突然那声音顿了顿,又欢喜的响起“我又要当爸爸了。。我又要当爸爸了,哈哈。。太捧了。。。”

三个月后

墓地,林若兰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站在欧阳洛坟前,在她的身边站着曦儿和席择天,此时正是春温花开的季节。羲儿将亲手摘来的花分别摆放在欧阳洛和寒修杰的坟前,弯腰鞠了几个躬。

风轻轻的扬起林若兰的发丝,一件外套披在了她身上,她抬头对他温柔一笑。

“宝贝儿,我们回家吧。”席择天在她额头怜爱的轻吻了下,一手搂着他的女人,一手搂着他的女儿,朝回家的路走去。。。

美丽的夕阳照在他们的身上,就像洒上了一层金粉,幸福的那么耀眼。

一棵大树上,女孩甜甜的笑了,血红的双眼那样美丽动人,妈咪终于得到了幸福,她可以安心的跟冷阎离开了,据说那是一个常年阴天的国家,很多吸血鬼都是生活在那里。

ps:写到这里就算完结了,谢谢天使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在这推荐随心的另一本书《恶魔前夫请靠边》,临走前帮随心推推文吧。至于新文,随心暂时保密,不过很快就会跟大家见面的,一起期待吧。。。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