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妖娆
作者:凌羿 更新:2019-10-11

  “叶儿,你真的不学点防身之术吗?”独孤景昊看着在一旁摆弄图鉴的凌千叶,再一次老生常谈,“学点儿,即便是用不到,也没有什么损失啊!更何况还能使我的叶儿看起来更加英气十足啊!”

  面对独孤景昊有些蹩脚的**,凌千叶从手上的图鉴中抬起头来,瞄了独孤景昊一眼:“你的意思就是我现在看起来像个女人喽?”

  “我!”独孤景昊一下子哑口无言了,天都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叶儿怎么能这么曲解自己的好意。

  合上手中的书,凌千叶走到独孤景昊身旁坐下:“景昊,我知道你是希望我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现在在多数人的眼中我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恃宠而骄,飞扬跋扈,以色侍人的一时辉煌的男宠而已。”伸手掩住独孤景昊的唇,不顾他满眼的不赞同,凌千叶继续说道,“如果一旦被有心人发现你在找人教我练武,那势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样,你应该知道会怎样。”

  “可是,叶儿!”凌千叶终于放开了捂着独孤景昊的手,已得到自由,独孤景昊立即开口表到自己的不赞同,“你要知道,对我来说,你的安危是最重要的,即便是因为这样而导致某些计划失败,我也愿意。事情失败了可以重来,但是爱人却只有一个。而且御花园那一幕,看不明白的说你是恃宠而骄,但是看到明白的应该能够看到出来,你对我而言是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尤其是水氏一族那边,虽然有水清为你极力掩护,但是水雨计划了那么长时间,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他,暗卫传来消息说,他已经盯上你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让他注意到你了,但是,叶儿,你要知道对这些,我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我承**任何一种失去你的可能性。”

  “你!好,我学。”凌千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面对这样的独孤景昊,面对独孤景昊眼中一闪而过的恐惧,凌千叶只能点头。毕竟自己和独孤景昊之间有生命契约的存在,自己多一些自保能力,对独孤景昊的生命来说也是一种保障。

  见凌千叶同意了,独孤景昊轻轻一招手,一个黑衣蒙面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两个人面前:“叶儿,这是整个天河大陆最好的暗卫,以后就由他来教你,你放心,不会被人发现的。”

  感觉着身边那个人若有若无的气息,凌千叶知道这个人一定是独孤景昊特意挑选的。他点点头,看向那个黑衣人,微微一笑:“以后,就麻烦你了。”

  “不敢,属下的分内之事。”黑衣人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即躬身有礼的回答着:“以后每天晚上戌时,属下会在玄乾殿**的密室等着公子。”

  “玄乾殿**有密室?”凌千叶好奇的看着独孤景昊,怎么自己在玄乾殿住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呢?

  待那黑衣人消失之后,独孤景昊菜向凌千叶解释道:“其实,几乎每一座宫殿里都有密室,也都有密道。只不过那是只属于皇帝一个人的秘密而已。在每一个皇帝驾崩之前,都会告诉自己的继位者密道和密室的存在,以及那些开关。我也只是无意中发现这些的。”

  听到独孤景昊没有多少情绪起伏的话,凌千叶心中一窒,独孤景昊在这条路上到底走到有多么艰辛,也许一直到现在还有人在暗中那这件事来妄图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吧。

  “后来我就把这些密道和密室都封了。只留下玄乾殿**的密室,当作练**房之用。”

  “封了?为什么?”凌千叶极力想要摆脱内心的沉重,他也不希望独孤景昊自己再想起当初的那些不堪,“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通过密道去进行**?”

  独孤景昊听到凌千叶故意的调侃,伸出手去把凌千叶拽到自己怀里:“**?我还用**吗?只**勾勾手指头,哪一个不是乖乖的自己送上门来?”

  “哦,是啊!您是谁啊,你可是天河大陆大名鼎鼎的夕澜帝王啊,天下第一美男子,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啊!”一边说着,凌千叶一边挣脱独孤景昊的怀抱,虽然知道他在开玩笑,可是心里也清楚,以往独孤景昊过的的确是这样的日子。他不说的时候,自己还能自欺欺人的装作不知道,可是这些话从独孤景昊的嘴里说出来,就像一根根刺一样,扎入凌千叶的心中。

  看到凌千叶的举动,独孤景昊立即就知道自己失言了:“叶儿,叶儿,我,我是开玩笑的。”

  由于心里着急,独孤景昊解释起来也显得磕磕绊绊。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做有点儿小题大做,但是心中的不快,让凌千叶决定任性一次:“你离我远点,现在我不想见到你,要不然我就让闪电带我离开!”说完,凌千叶头也不回的向晨曦阁走去。

  眼角的余光撒到独孤景昊难得一见的愕然和想要做却没法做的样子,凌千叶心中偷偷一笑。自己好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任性过了,在他面前任性应该是可以的吧!

  见到凌千叶离去,独孤景昊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把凌千叶追回来,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没办法让凌千叶消气,那么即便是追回来也于事无补。可是那些后宫又不能现在就解决掉,毕竟还有很多事情要用到她们啊!

  一连几天都没有看到独孤景昊的人影,原本以为他会很快就熬不住了,没想到耐力倒是不错。

  凌千叶自是不会认为独孤景昊移情别恋了,光看晨曦阁里每日送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就知道那个人有多用心的在讨好自己了,算算日子,那些使者也应该到了吧。独孤景昊的生日呢!自己到底要送他什么礼物呢?想起那天独孤景昊缠着自己要礼物时的样子,凌千叶就忍不住心里**的。

  “叶儿呢?”终于独孤景昊再也忍不住了,每天和那些人周旋,却抱不到那个让自己留恋的身躯,独孤景昊决定忘记凌千叶那天说过的不相见自己的话。急匆匆的走**,脚步不停的向内室走去。

  凝香恭敬的行礼之后,阻住独孤景昊的去路小声回道:“主子正在看书,说是不准任何人打扰。”

  不准任何人打扰?独孤景昊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但随即又向想起什么似的:“去让御膳房给叶儿准备宵夜。”

  香凝低着头,掩住眼中的了悟,应了声是,就离开了。

  而此时的凌千叶正在软榻上沉睡着月白色的丝质睡衣柔顺的贴合着有致的身躯,微敞的衣襟,露出里面的凝白,衣襟上那金线绣着的盘旋云际的飞龙,标榜着穿着者无比尊贵的身份。

  而那欲露微露,欲语还休的美景却惹起人无限的遐思。如水的秀发散落在床地之间更添一层**。

  一本书在软榻静静的放着,旁边小几上的香炉里燃着安神的黑檀香。

  独孤景昊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清纯而又魅惑的画面。他的眼神顿时暗了许多。

  心爱的人儿几天不见,已经让独孤景昊思念欲狂,如今却又是这样一种情形出现在自己面前,哪怕是柳下惠恐怕也无法再坐怀不乱了吧。

  而就在此时,凌千叶不经意的挪动了一下,原本只是微敞的衣襟现已半开,**那撩人的风景更是显露无疑。

  独孤景昊慢慢走近凌千叶,坐在软榻上,凝视着熟睡中的人。时间一点点流逝了,终于独孤景昊伸出手去捡起掉落在一边的书,然后轻轻拍醒凌千叶。

  越是重视就越是不敢轻举妄动,爱上这样一个人大概就注定了自己一生的沉沦吧。

  坐起的凌千叶,虽然有些朦胧但也没有漏掉独孤景昊唇边的苦笑。

  但是当他看清自己的情形,又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时,心里有了一丝了悟。

  这个男人啊,天下的**,又有那一个不是日夜期盼着他的宠幸。相信只要他开口,什么样的女人都会拜服在他的脚下。用得着如此这般吗……

  其实凌千叶知道在自己跟那个暗卫学防身之术的时候,独孤景昊一直在暗中看着,可就是没有出现。那时候,凌千叶就知道独孤景昊对自己到底有多重视了。

  其实人都是贪婪的吧,有了一点儿,就想要的更多,就像是独孤景昊的爱一样,自己应该是没有办法忍受有人能够躺在他怀里的吧,即便是曾经也不行。

  看到这样的独孤景昊,凌千叶心中虽然不舍,但是心里却还是有一些隐隐的幸福,来到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虽不是自己所愿,但是能遇到这样一个重视自己的男人,也算不虚此行吧。

  凌千叶斜靠在软榻上,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的打扮是否有什么让人引起遐想的地方。带着一丝睡醒后特有的慵懒:“忙完了?”

  “嗯。”独孤景昊慢慢向千叶靠近,伸出手去,把凌千叶的扣子扣上。

  凌千叶似笑非笑的斜睨着独孤景昊,忽然眼珠一转,直起身来,环住他的颈项,吐气如兰:“怎么了?又没有什么限制级的画面,仅是这样就**了?”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和嘲笑。

  独孤景昊看着那双自己朝思暮想的红唇在眼前一张一合,似在发出无言的邀请,而那环绕在耳旁的灼热气息更是让他全身发热。再听到凌千叶**的话,独孤景昊瞬时觉得脑子像炸开了一样,仅有的一丝理智也一下飞到了九霄云外。

  “小妖精!”伴随着灼热的气息,独孤景昊吐出低沉的几个字。他猛地把凌千叶带到自己怀中,便要覆上她的唇。

  凌千叶见到独孤景昊的眸子变暗时,便知道自己玩火玩大了。眼看着独孤景昊的唇一点点儿向自己靠近,伸出手去阻拦。

  “叶儿。”独孤景昊挫败的低吼响起。

  看着独孤景昊眼底的不甘还有委屈,凌千叶轻轻的贴上独孤景昊的唇,伸出**的舌,轻轻一舔:“景昊,好像我还没说要见你吧。”

  “叶儿,”独孤景昊的声音变得腻腻的,讨好的帮凌千叶揉揉肩膀,“可是叶儿只是说那天不想见我,也没有说过今天不见吧?”

  凌千叶眼中闪烁着笑意,倒也难为他能抓住自己的空子,休息了这么几天,精力也恢复了,至于这个黏人虫,就让他黏着吧。

  不过经过这么一次,他应该知道自己以**对美人该避嫌了吧?不过那些美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不知道她们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来。

  而且那些正在路上的各国国主也都希望能够知道点儿什么吧?

  也许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只是人们要怎么应对呢?凌千叶的唇角挂着笑意,靠在独孤景昊怀里,真的很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