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
作者:须雨 更新:2019-10-11

夏隽希自然不会自暴自弃。

开学两天前,夏孟钦在饭桌上很认真,也有点疲惫地对他说道:“你妈妈问你要不要和她一起去美国。”

夏隽希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没说话,继续夹菜吃东西。

“我有朋友是那里高中的校长,我和他说一声,你随时都可以过去,都有书念。你成绩这么好,应该不是问题。”夏孟钦道,“这个家,你不是也不想再待下去吗?”

夏隽希咬着饭菜,唇角翘了翘,颇带嘲讽。现在他和庄明玉的关系,已经一句话都说不成了。他是间接害庄明玉失去孩子的凶手,他也知道,这个年龄,怀上一个孩子对庄明玉是多么不易的。可他心里并没有愧疚,罪有应得,说的就是庄明玉。

“好,我和妈去美国。”夏隽希点头,“小瑀要和我一起去。”

“行,有你在,你们兄弟互相都有个照应。”夏孟钦神色倦倦,“我让秦煜给了季家一笔钱,你放心吧。”

夏隽希没说话,站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下:“大学我会回国读的,至于那时候我要做什么,请你和庄女士不要再插手了。”

夏孟钦语气苍老:“我知道了。”

就这样,夏隽希也踏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去的这一天,夏孟钦陪庄明玉去医院没有空,吴熙镜看着夏隽希拖着行李准备离去,倚在门框处,笑着看着他:“班长,一路顺风。”

夏隽希回头朝他笑了笑:“第一是你的了。”

吴熙镜耸耸肩,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吴熙尔气馁地坐在沙发上,冷着脸,她的计划,可以说第一步都还没有达成,她的隽希哥哥就就飞到遥远的大洋彼岸了。

最后是秦煜送他们去的,在车上时也看到了顾音流。

“你也是来送我们的吗?”夏隽瑀探头探脑问道。

顾音流扬扬下巴:“你说呢?”

“我们和你们一起去美国。”秦煜在驾驶位上扣好安全带,又给顾音流细心地扣好。

“哦?”夏隽希挑挑眉。

秦煜低头温柔地一笑:“我向夏总告了假,和音流去美国玩半个月。”

夏隽希听了也为他们感到高兴,“音流。”

“嗯?”顾音流转过头来,眼睛亮着。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因为季牧。”夏隽希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眼睛暗了暗,“时间过得还真快。”

顾音流眸子转了转,点点头。“是啊,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去劝你追季牧。”低笑着,顾音流问道:“你和他,可别就这么算了啊?”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夏隽希静静地说道,白气吐在玻璃上,模糊了玻璃。

“季牧可好哄,你要去把他追回来啊!”

“我如今就要和他隔着一个太平洋,怎么追?”夏隽希虽是这么说着,脸上去没有一丝失落。

顾音流就要再说哈,秦煜按住他的头:“认真坐好,开车很危险的,小希少爷自有他的打算,你别操心了。”

“我造啦。”顾音流闷哼一声,坐好了。

同样也是天气极好的一天,飞机没有晚点,准时起飞了。

飞机的耳鸣震得夏隽希耳朵有点疼,他塞进嘴里一颗糖果,带上眼罩。

夏隽瑀在边上和顾音流兴奋地说着些什么,他没去在意,只觉得很困,想补个觉。

这么多天,他第一次睡得这样熟,还是在前往另一个国度的飞机上。蓝天白云,深海石礁,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

新的城市,新的班级,新的同学老师,季牧本就是个外向的人,很快就融入这个班级里。平日里嘻嘻哈哈,和大家打作一团,只是在不经意时,大家发现,这个清俊的少年会很沉默,眼里思念着什么,淡淡悲伤。

后来大家又知道他家里有个残疾的妹妹,觉得问题找到了答案,纷纷叹起季牧的生活不容易。

季牧也都只是一笑带过,不多说什么。

其实,他已经变得沉默很多了,在这个班级,除了平日随和地和别人开开玩笑,更多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做着作业,看着书,不像别的男生那样,在这个年纪总是想尽办法地出风头。

这样学了半个学期,期中考时他竟然一下子冲到了班级前三,这让季牧也颇为意外。

随和,幽默,大部分时很安静,会露出好看的笑容,模样又是清秀干净,现在的季牧比以前更加好了。由内而外的成熟,然后性格里骨子里很好的部分绽放了出来。

季牧有点遗憾,自己最好的时候,他却又不在身边。

这点也不是季牧自己发现的,是季玥端详了季牧半天才义正言辞地说道。

季玥一向毒舌,自然不可能恭维自己。

让季牧高兴的是,季玥也逐渐从残废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她变得乐观了,会笑了,每天去医院做康复也不再抵触了。看着妹妹一如既往的傲娇犀利,季牧简直要爽翻了。

他给季玥买了只鸟,挂在阳台上。鸟儿很好看,季牧逛了一整天的花鸟市场才挑的。羽毛偏深蓝色,头顶又要一小撮鹅黄色的毛,眼睛像珠子一样黑,而且水灵,叫声也清脆。

季玥没事就看着它,拿狗尾巴草伸进笼子里给它挠痒痒。

季牧想起了以前和夏隽希一起捡到的那只鸟,季玥住院后,他也就没心思再管它了。搬家那一天见它瘦得不成鸟样,赶快折腾了点东西给它吃,把它放生了。现在想起季牧又觉得很后悔,把它带来起码能和这只小蓝鸟做个伴。

他和夏隽希为数不多的回忆,也被他弄丢了。

后来听顾音流说起,夏隽希出国了。季牧苦笑地叹了声,他的人生就应该这样,出国深造,前途无量。也许他就在外面定居,永远也不会回来,那自己和他更不可能有相见的机会了。

喜欢季牧的女生挺多的,一连几个月下来季牧收到了好多次告白,他自己都逐渐麻木了,一一回绝。

他觉得他自己还是喜欢女生的,可又对女生提不起一丝兴趣来。

可将来也就说不准了,自己说不定会找个可爱乖巧一点的女生,和她谈谈恋爱。偶尔再想起夏隽希时也会觉得怀念,自己曾经被那样优秀的一个人喜欢过,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学习着,到了高二下学期的期末,季牧一下子冲到了全班第一年段前五,于是被选入了物理组准备参加市里的比赛。

以前的季牧一定会百般不愿意,浪费暑假去参加物理训练,他有病啊?现在的季牧则想,那就努力努力吧,能得奖,就把证书给季玥当鼠标垫。

辅助辅导他们的是已经高考完的一个高三学长,听说这次考入了很重点的985名校。长得也好看,耳朵上闪烁着帅气的耳钉。

几次给他们讲题下来,也都成为了朋友。

一次,一群人到公园边上讲题,环境好了,那学习效率自然也提高了。一群人喊热,跑去买水,就剩下了那学长和季牧两人坐在椅子上看江。

夏日晴空万里,蝉鸣声声。

学长忽然问道:“季牧,你不喜欢女生吧?”

季牧浑身一颤,错愕地看着学长。

学长笑了笑,勾过季牧肩膀:“看来我说对了。”

季牧看着他的耳钉,忽然发现他只有右耳带了耳钉。

“我也不喜欢女生。”学长慢慢说道。

季牧僵硬地点点头。

“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在一起吗?”学长低下头,含笑,他的眼睛有一点偏桃花眼,很好看,注视着你时总让人感觉含情脉脉。

季牧想都没想,摇摇头。

学长皱皱眉:“为什么?”

季牧道:“我以前和一个男生在一起,他的家人害我妹妹残疾,我们分手了。后来他出国,我来了B市,我们再也没有联系了。”季牧对上学长的眼睛,“我喜欢他,但并不是喜欢所有男人,所以对不起。”

学长并不强求,揉揉他的头发,“行啊,那以后我就把你当弟弟看了啊,高三好好学,争取和我考一个学校,我还是你的学长。”

季牧笑了:“谢谢学长。”

高三这一年就像一场噩梦,浑浑噩噩,拼死拼活,每天都睡不够。深夜做题,有些时候季牧真的做不下去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想起夏隽希。

如果是他,他一定会比自己更努力。

这么想着,季牧又恢复精力,努力学习。

秦煜废了好大劲才把顾音流又给搞到个学校的高三去了,还是个不怎样的学校,顾音流也有模有样地读起书来。他天分好,做事吊儿郎当实则效率奇高。

让季牧气得吐血的是,省质检的时候,这货分数还比自己高了十分。妈的,他高一高二都在玩啊!

一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季牧考完最后一科从考场里出来就觉得做了一场梦一样,回家睡了个昏天黑地。

然后和同学出去玩,唱KTV,聚餐,喝酒。

接着查分。

这次季牧把运气都赌对了,非常好的发挥,他考上了和那个帅气学长同一所学校。

顾音流分数依旧比他高了五分,和季牧报了一所学校,兜兜转转,两人又成为了同学。

去外地上学前,季牧再推着季玥到处逛逛,季玥认识了邻居家的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很温柔,会安静地笑安静地说话,时常也陪着季玥。

季牧看着就觉得高兴,可又隐约从那男孩子的眉宇间,看到了淡淡的夏隽瑀的影子。

他和季玥都没有提过去的事,可他们都一样地把那些埋藏在最心底的地方。因为想到会疼,所以他们闭口不提。

开学是季牧自己去的,学校的环境很好,有一种浓浓的学术氛围,优雅复古,像个老者一般。

宿舍也很干净漂亮,四个人一间,季牧找了个下铺放好行李,和宿舍的其他两个哥们打了声招呼。那两个男生看过去都很阳光爽朗,是性格很好的人。

可自己上铺的那室友好像还没有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季牧没想那么多,收拾好东西就出去找顾音流吃饭了。

吃完晚饭才回到宿舍,他打开灯,发现自己上铺室友已经来了,很优雅地躺在床上,衣服是洁白色的衬衫,书本好像盖住了脸。一眼看过去,季牧也看不清,于是就准备过去打个招呼。

宿舍的窗户开着很大,窗帘被风吹开,肆意地摇摆着。

季牧站在床铺前还没出口,那人就把书拿下坐了起来,手指修长纤细。

季牧的瞳孔一点点,伴着那人的动作放大起来,眼底的光好像星火,发亮起来。

那人转过头来,一如既往,黑发红唇,眼是纯粹的黑,肤是无暇的白,黑白分明,煞是好看。

包括到认识他的第三年,季牧依然这样觉得,好看过头了。

夏隽希伸出手捏了捏季牧的脸,笑道:“我回来了,季牧。”

——是啊,夏隽希和季牧,名字里的第一个字放在一起。夏季,总是会有最美好的事情发生,比如——恋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