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毕业学分(十)
作者:酥油饼 更新:2019-10-11

  面对他挑衅的目光,踏雪豹甩了甩尾巴,优雅地一步一步靠近。

  狄林知道,他是在寻找自己结界防御的弱点。魔兽拥有的智慧不下于人类,尤其是高级魔兽,天赋异禀,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人类。

  就像现在,对弱点的觉察力。

  踏雪豹是用风系魔法跳跃的,所以根本没有起跳的时间。所以狄林只有在它接近的刹那才有反应时间。

  水系结界又被撞得晃了下。

  狄林后背撞到树干上,还来不及喘一口气,背上猛然一热,靠在背上的那棵树竟然一下子燃烧起来。

  由于撞上树干时,背上的水系元素自动散开,所以树上的火焰蔓延到他背脊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遮掩。

  饶是狄林反应机敏,很快让开,背上仍是被火苗烧了一小块。

  踏雪豹根本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

  它很清楚,两个人类中眼前这个比较弱小,那个站在不远处观战的才是强敌。所以它必须尽快解决其中一个,才能全身心地对付另外一个。

  不过一味挨打可不是狄林的作风。

  他强忍着背上传来的剧痛,迅速将水元素汇集成漩涡,挡在身前。

  踏雪豹终于蹬腿。身体像箭一样跃起,竟然有十几米高。

  狄林大惊,将漩涡移到上方。但是水元素和漩涡都不是固体,在扯动中漩涡微微变形。

  踏雪豹低吼一声,竟然用身体穿过漩涡。

  狄林只觉眼前一黑,那两只雪白的前爪已经踏上他的胸口,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后倒去。

  千钧一发。

  他用风系魔法将自己的身体硬是向后扯出五六米,头重重地撞在一棵树上。胸前的衣服被撕成布条,六条血淋淋的抓痕从肋骨一直延伸到大腿根。

  踏雪豹眼放绿光,咆哮中露出尖牙。

  狄林用手臂慢吞吞地将自己撑起来,受到撞击的脑袋有点晕,脑海中的水元素忽明忽暗。

  踏雪豹看出眼前这个少年铁定成了自己的盘中餐,正准备再度出击,眼前猛然一花,那个站在不远处观战的青年负手拦在自己的面前。

  “出手有点重。”青年尾音微扬,手指微微一弹,一簇火苗慢悠悠地飞过来。

  踏雪豹眼中闪过不屑。这样的速度也想伤到它?

  它正要抬起脚,却发现整个身体被火元素压制得移动不能动。

  怎么可能?难道它就要这样被一个人类驯服?!

  它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猛烈挣扎起来。

  但火元素集体叛变了,紧紧地束缚着它,直到那火焰烧到它的头顶。

  它痛得呲牙裂嘴,就地打了好几滚,才将火焰扑灭。

  能动了?

  它很快站起来,迷茫地看着已经消失了的少年和青年。

  海德因将狄林送回自己的宿舍,然后脱掉他的衣服。

  伤口不断在渗出血水,狄林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海德因皱了皱眉,从空间袋里翻出伤药,用手指轻轻地涂抹在伤口上。这伤药是大贝城外之战后,布兰德里送给他的,效果很好。药一沾上伤口,血就止住了。他又找出纱布为他包扎,然后再让他浮在半空翻身。

  背后的烧伤并不严重,只是有点发红,抹了点烫伤药,很快就去了肿。

  最后是头上的撞伤。

  表面只是有些肿,但里面就不知道了。

  海德因望着狄林在昏迷中依旧紧绷的眉头,俯身轻吻了一下,转身去了一号图书馆。

  圣帕德斯的确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就算一个普通的图书管理员也有着高级魔法师的实力。

  卢塞看到海德因直直地朝自己走过来,吃惊道:“又有研究成果?”

  “不是。是请你做一件事。”海德因道。

  卢塞疑惑道:“做什么?”

  “治伤。”所有治疗魔法中,光明系借助神力,效果第一,而木系魔法的根源是生命魔法,所以效果虽然不如光明魔法那样迅速,但也很有效。

  卢塞眼珠子一转道:“狄林受伤了?”

  海德因微笑,直接用火元素将他从台子后面拎出来,用风系魔法赶回宿舍。

  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狄林,卢塞大吃一惊,“你们遇到了什么敌人?”有谁能够在海德因的手中将狄林伤成这样?他想象不出。

  “踏雪豹。”海德因道。

  卢塞茫然道:“难道魔兽变异?”

  “不,就是九阶。”海德因道,“这是奥罗赛布置给他的任务。”

  卢塞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伤成这样?”他话里满满得不认同。

  海德因道:“每个人的路都应该由自己的双脚来走。”他顿了顿,“何况,他也不会同意我的帮助。”

  “为什么?”情人之间互相帮助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海德因道:“他也是男人。”

  “他还是少年。”

  “会成长的。”他信心十足。

  卢塞面色古怪,“我觉得你像是在养儿子。”

  “有什么区别,他是我的学生。”海德因见他喋喋不休,直接用手将他的脑袋转到狄林的方向,“先治疗。”

  “治哪里?”

  “脑袋。”

  卢塞轻轻将手按在狄林的额头上。

  木系魔法的感知不仅仅是木元素,对于生命体同样有用。只是他们擅长的都是恢复和生长魔法,所以这种魔法只能用来救人,不能用来伤人。

  卢塞的手足足过了两个小时才移开。

  海德因看他一脸疲惫,问道:“怎么样?”

  卢塞道:“我顺便修复了他身体其他的创伤。”

  “修复?”海德因皱眉。

  卢塞道:“我们的行话,没听起来那么严重。他现在没事了,不过最好不要再去梦魇林惹什么九阶魔兽。”

  海德因道:“我会有选择地听。”

  “你选择哪一句?”

  “他现在没事了。”

  “……”卢塞道,“他是我看着进学院的,我希望他提前毕业,不是提前回老家。”

  海德因道:“这句话我选择忽略。”

  卢塞:“……”

  狄林醒来,觉得身体各处都舒服得很。肋骨到腿根的伤口也只剩下了疤,背部痊愈,脑袋也不晕了。

  “其实木系很有用。”他感慨。

  海德因道:“治疗魔法中最强大的是光明魔法,木系魔法勉强算全面。”

  “全面?”

  “如果在树林里,他的攻击和防御堪比火系和土系,治疗仅次于光明系,所以听起来很全面,但事实上却有极大的局限性。”

  狄林道:“只能在树林里。”

  “适合当个猎人或樵夫。”

  “……”狄林道,“我睡了几天?”

  “一天一夜。”

  狄林慌忙掀起被子,“糟糕!离任务期限越来越近了。啊,索索他们回学院了吗?”

  “离开学还有五天。”

  狄林跳下床。

  “去哪里?”海德因问。

  “图书馆。我一定打败那头豹子!”狄林套上衣服就准备走。

  一份早餐飞到他面前。海德因道:“吃完再走。”

  狄林道:“我边吃边走。”

  海德因抬手,一封信出现在他的手中。

  狄林好奇地看着他。

  “你父亲的信,鲍勃转寄的。”

  狄林眼睛一亮,正要伸手,海德因就把手缩回去了,“先洗澡,吃饭。”

  狄林火烧屁股地冲进浴室。

  午餐很丰盛。

  是海德因特地去食堂单点的。

  狄林一边用优雅地姿势往嘴巴里猛塞,一边盯着那封放在桌子上信。

  尽管沙曼里尔和砍丁帝国暗地里有协议,但两国毕竟交恶多年,谁知道会不会假戏真做。他心底依旧有着担心。

  好不容易将盘中食物都吃完,他用餐巾擦了擦嘴巴,迅速抢过信,展开读起来。

  海德因用叉子将一小块牛排缓缓送进口中,看着狄林脸上笑意越来越浓,然后放下信,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东西呢?”

  海德因手一扬,一只精致的小盒子从空间袋里飞出来。

  狄林接过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对做工精细的钻石戒指。“这对是情侣戒,可以互相感应对方的位置。”

  海德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狄林干咳一声,将信递给他,“我父亲有话对你说。”

  信自动掠过桌面,飞到海德因的面前。

  与上次见面不同的是,这次安德烈的口吻完全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口吻。他在心中大方地表示对两人关系的赞同,并感谢他在大贝城外之战中对狄林的保护以及狄林在魔法上超乎预想的进步,最后又以一个长辈的身份送上这一对他和妻子结婚时的婚戒作为对两人的祝福。

  狄林见海德因看完信之后一直沉默不语,忐忑道:“怎么了?”

  海德因道:“等你毕业之后,我们去一趟盗贼公会总部。”

  “为什么?”

  “找回那把属于你父亲的剑。”

  “克鲁森的荣耀?”狄林没想到他对那把剑还是念念不忘。

  海德因将狄林放在桌面上的其中一枚戒指用风系魔法送到自己的手指,满意地看了看道:“这是礼尚往来。”

  虽然早就料到父亲不会反对自己与海德因的事,但是看到他亲笔同意却是另外一种感觉。那是一种悬在胸口的心终于落地的感觉。唯一遗憾的是父亲依旧带着沙曼里尔的军队驻扎在桑图,与砍丁帝国的大军对峙,暂时还不能回去。不过没关系,反正拿到克鲁森的荣耀之后,海德因一定会亲自将剑送上,想必很快就能见面了。

  狄林吃完饭就直奔图书馆。

  有了上次找书的经验,他很快就找到了关于踏雪豹的消息。

  同为九阶魔兽,作者对于踏雪豹的评价要更高于碧眼金熊。因为碧眼金熊虽然会双系魔法,而且皮粗肉厚,但是在智商上远远不及踏雪豹。踏雪豹的速度和机敏注定它的对手难以逃脱,所以危险程度声更高一筹。

  “没有弱点吗?”狄林皱眉。

  原本火系和水系是相克的。但在对方强大的情况下,被克的就是自己了。

  一本书出现在他的面前。

  狄林愣了下,接过书,封面上写着《风系魔法大全》,作者是海德因。他转头看向给他书的海德因。

  “创造是人类最重要的智慧。”海德因道,“但是在保持创造的决心下,适当的模仿和学习也是必要的。”

  狄林想了下,道:“我可以学习水系魔法吗?”

  “不能。”海德因道,“因为我没写过关于水系魔法方面的书。”

  狄林无语。

  不过他翻开书之后才明白海德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本书虽然是《风系魔法大全》,但上面并没有任何关于风系魔法的咒语和手势,只是描述了风系魔法所能创造的效果和战斗模式。也就是说,要使用必须要通过自己的想象。

  对于一般魔法师来说,这本书和鸡肋无异。因为他们都是通过咒语和手势来使用魔法的。能够直接用意念使用魔法的魔法师根本不需要这本书。

  唯一的特殊情况就是狄林。

  一个不够强大,却能够用意念来使用魔法的魔法师。

  这本书对他的情况可以说是刚刚好。既不会扼杀他的创造力,又能让他学习新的魔法。

  “风刃网。”狄林脑海中立刻浮现用水元素施展风刃网的景象,心中微微失望。海德因是火系魔法师,所以他写出来的书都是用火元素施展的。这个风刃网用火元素施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只要控制得当,这张网就能在风火之间转换,但换做水元素就没有这个效果了。

  “水元素和火元素各有各的长处。”海德因丢下意味深长的话。

  狄林心头一惊。

  他又被书所局限了。尽管用火元素施展风刃网会更加灵活,但是水元素也可以展现水严肃的优点。比如说……什么呢?

  狄林干脆直接盘坐下来。

  海德因见他沉浸在思考中,便转身回到靠窗的位置,继续喝咖啡。

  图书馆窗户外的天空黑了又白,白了又黑。

  卢塞成了送餐小弟。

  海德因送给他宝石当小费,但被他黑着脸丢回来。

  到第四天,狄林一跃而起。

  海德因缓缓放下咖啡杯,看着兴奋地冲过来的狄林,不等他开口,便施施然道:“先洗澡,刷牙,再说话。”

  狄林:“……”

  洗完澡,刷完牙,狄林已经没有说话的欲望。

  圣帕德斯明天开学,狄林原本想留下来和索索、瑞蒙他们打过招呼再去梦魇林。但领悟出新魔法后想实验的冲动压迫着他每条神经。

  在犹豫了三分钟之后,他还是决定先去梦魇林。

  不过索索他们没回来,奥罗赛却回来了。

  所以在他们即将迈入梦魇林的刹那,奥罗赛阴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海德因·塔吉利斯。”他很少这样连名带姓地称呼别人,尤其对方还是自己学院的魔导师,但所有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当他这样称呼对方的时候,就说明他的怒火正在爆发的边缘。

  海德因施施然回头。

  “两千万金币的账单?”奥罗赛伸手,一张打着光明神会标志的账单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海德因道:“神格是无价的。”

  奥罗赛恨声道:“不错。它根本一文不值,只会引来一大堆的麻烦。”大多数的人就算明知道它没什么用,也会抱着试一试的侥幸心理来争夺它。

  海德因道:“失去了梦魇林,学院需要开设新的考试项目。”

  奥罗赛道:“你觉得与整个大陆的强者为敌就是新的考试项目?”

  海德因道:“你也可以转手卖掉。”

  奥罗赛沉默了。显然转身卖掉是个好主意。整个大陆能够出的起两千万金币的人不多,却也绝对不少。他甚至还可以在两千万的基础上再赚上一笔。

  海德因和狄林趁他低头沉思,双双走进麦克瑞斯亲自监督设置的结界中。

  结界主要是防止魔兽从梦魇林跑出来,所以攻击性不强。海德因和狄林在魔法阵中绕了几圈,就来到林中。

  “这里是哪里?”迷路这么多次,狄林已经默认自己路痴的属性。

  海德因道:“不知道。”

  梦魇林会不时移动交换版块,不同的时段脚下踩着的土地也不相同。

  狄林皱眉。当初他想找碧眼金熊,却遇到了踏雪豹。如今他想找踏雪豹,不会又遇到其他魔兽吧?

  “不过我知道那只踏雪豹在哪里。”海德因用带着戒指的手牵住他的手,然后用风系魔法疾掠。

  狄林知道,他之所以带着自己飞行是为了替自己节约精神力,毕竟一会儿要越阶对付高级魔兽。

  风从两边刮过,他下意识地将身体往海德因靠了靠。

  海德因顺手将他搂进怀里。

  ……

  虽然这个姿势很舒服,但是……

  狄林挑眉,反手搂住他的腰。

  两人就这样纠缠着一团在梦魇林东飘西荡地飞了大半天,终于在夜幕降临之前来到踏雪豹面前。

  踏雪豹原本趴在地上洗脸,感应到空中猛然增多的火元素,猛然站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再度来访的不速之客。

  狄林道:“你在它身上留下了独有标记的火元素?”

  海德因道:“留了个笨字。”

  狄林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之间要飞来飞去。

  海德因精神力虽然强大,但也有范围的限制,超过这个范围,就无法感知了。但即使如此,他也不得不惊叹海德因感知的强大。毕竟梦魇林占地广袤,几乎是几个沙曼里尔的大小。

  像是看出他的想法,海德因淡淡道:“运气好。”他之前估计自己要花上几天才能找到。

  踏雪豹看着他们旁若无人——也的确是旁若无人的交流,全身紧绷。它似乎在犹豫究竟是逃走还是留下战斗。那个青年之前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用火元素束缚住自——这说明他的精神力比自己强太多。

  狄林看着踏雪豹,双眼立刻迸射出火花。但不是仇恨愤怒的火花,而是兴奋的充满战意的火花。

  海德因照常飘远。

  踏雪豹看看依旧站在几米开外的海德因,像是在确认他不会突然插手。

  海德因抱胸,向它挑了挑眉。

  魔兽拥有魔性,最受不了的就是挑衅。踏雪豹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碧绿的瞳孔转移到狄林身上。

  狄林全神贯注,不等踏雪豹发难,直接发出风刃网!

  风刃网顾名思义,就是由水元素形成的风刃交接成网。

  踏雪豹不屑地甩尾,身体猛然跃起,想要从风刃网上越过去。

  狄林目光一凝,这一招在上次的战斗中已经亮相过了。原本飞掠的水元素突然转变形态,变成液态水旋转起来。它的旋转是如风车般的旋转,所以延伸极长,踏雪豹颈部一痛,被水甩中数下。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踏雪豹落地,发现眼前早已失去了狄林的身影。

  “刚刚的叫做风刃水网。”狄林站在他身后,那个水风车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大水球,“接下去这个,叫做水牢。”

  两只水球分别从两边朝踏雪豹射去。

  踏雪豹甩头,口喷火龙。

  水与火在半空相交,水球被倒冲出去,散在半空。

  但狄林趁着这一刹那,身体从左边绕到踏雪豹身后。

  等踏雪豹察觉转身,正好看到一群小水球密密麻麻冲向自己。它急忙朝后退去,正要再跃,被火球冲散在半空的水元素又凝聚回来,包裹住他的后半躯体。

  踏雪豹身体表面猛然燃烧起火焰,如披火焰战甲!

  狄林虽然用水包裹住它,但是火焰却隔绝了水与它身体的接触。

  这样下去不行!

  狄林皱眉。他的精神力只达到六阶的水平,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一定会输的。

  踏雪豹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但是它的想法与狄林不同。它真正顾忌的是那个在旁边看戏的海德因。就算它能战胜狄林,却没有把握在海德因的手下讨到好去。

  狄林脑海迅速计算着。

  猛然,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形成,虽然有点冒险,但目前看来,应该是唯一一个有一线可能的办法。唯一棘手的是,踏雪豹的速度太快。他虽然能感觉到风元素的形成,却根本没时间去控制它。

  踏雪豹突然动了。

  狄林急忙用包围着它的水球跟着移动了下。

  对了!水是有阻力的!

  狄林眼睛一亮,双手忙不迭地动起来。空间魔法需要其他元素的互相摩擦才能行程,按照道理来说,必须有多个魔法师互相配合或者依靠魔法阵或是魔法卷轴帮助才能施展。但是狄林在海德因的培训下能够隐约感知到其他三系元素,而且到现在这种感知都没有消退。所以他虽然不能控制其他三系元素,却知道其他三系元素的位置。他曾经试过,在其他三系元素固定不动的情况下,用水元素主动摩擦,也可以施展空间魔法。只是创造出来的空间魔法并不稳定,而且其中摩擦的角度、时间和数量的把握极为严苛。

  但事到如今,已经容不得他考虑。这已经是最后的办法和机会。

  狄林一边飞速地用水元素架构空间魔法,一边将水球中的水元素一点点地散开。

  感受到身上压力变轻,踏雪豹将火焰恢复成火元素,施展风系魔法飞速地冲出水球。

  由于水球的阻力,它的速度比往常慢了大约十分之一。

  就是这十分之一!

  狄林抓住机会,飞快地撤掉脑海中一闪的风元素。

  踏雪豹感到身体猛然一重,从空中跌了下来。它眼中闪过惊讶和慌乱,身体自发地调整成落地的姿势,但想象中的土地并没有出现。它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已经落入一个不知名的空间当中。

  金黄色的咒文像锁链一样绕行在空间周围。

  它惊恐地挣扎,但来不及了,咒文很快钻入它的身体,束缚住魔核。

  空间魔法终于支撑不住散去。

  狄林收起已经使用掉的驯兽魔法卷轴,深呼了口气,擦掉额头的汗水,欣慰地看着眼前这只已经失去骄傲和冷酷,显得无精打采的踏雪豹。

  海德因飘过来,挑剔道:“空间魔法不稳定。”

  狄林虚心接受道:“我会努力改进的。”只有在实战中,他才明白曾经以为变态的教学方法是多么的有用。如果不是这样的教学方法,他今天绝对不可能越级收服九阶魔兽。

  踏雪豹似乎已经收拾好心情,慢吞吞地靠了过来。

  到底是自己亲手收服的魔兽,狄林越看越喜欢,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那光滑的皮毛。

  踏雪豹想躲,但捆缚住魔核的咒文却突然发起烫来。

  驯服魔兽的卷轴其实并不是从精神上控制魔兽,而是通过束缚它们的魔核让它们不敢反抗。所以,如果魔兽拼着一丝,把握住时机还是能够重创主人的。但只要它们的主人不是太过分,它们都不会选择这条路。

  踏雪豹被抚摸了几下,感觉还不错,也就安分地不动了。

  “我想请你帮个忙。”狄林蹲在它面前。

  踏雪豹舒服地眯着眼睛,用冷光瞄了瞄他,似乎在说我都是你的了,还能拒绝吗?

  狄林道:“我想再收服一只八阶和七阶的魔兽。”

  踏雪豹完全睁开眼睛。

  狄林此刻的脸色不大好看,刚才精神力的消耗极大。他几乎感知不到空气中的水元素了。

  “你可以直接命令。”海德因在旁凉凉地开口。

  踏雪豹转头瞪他。要不是顾忌他,它刚才也不会有所顾虑,想保留体力不敢全力出手。

  狄林笑笑,“我们吃完再出发吧。”

  踏雪豹嗖得一下不见了。

  狄林怔忡,手里还残留着皮毛的触感。

  海德因道:“魔兽不能反抗卷轴的束缚,它没有感到灼热疼痛就说明它不是想逃跑。我们可以原地等一会儿。”

  狄林担忧道:“它会不会迷路?”

  海德因道:“或许你可以从它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狄林默默地拿出肉干。

  海德因用火烤了烤。

  正准备吃,就看到踏雪豹慢悠悠地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只敢怒不敢言的小弟。

  海德因挑眉道:“八阶的花皮豹和七阶的火豹。”

  狄林大喜,立刻掏出两张驯服魔兽卷轴。

  花皮豹和火豹转身就想跑,但踏雪豹怒吼了一声,两只只好乖乖蹲下,任由那咒文钻进自己体内。

  用魔法卷轴虽然方便,但多少也要消耗一点精神力。狄林此刻只觉头晕目眩,眼前发黑。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但是这次还算轻微,至少还没有失去知觉。

  他身体晃了晃,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海德因在他耳边道:“我们回去。”

  “嗯。”狄林直接闭眼睡过去。

  三只魔兽看着海德因将狄林打横抱起,朝梦魇林的边缘飞去。即使梦魇林经常变动,但海德因的直觉总是能让他找到正确的方向。

  从梦魇林出来,天已经全黑。

  三只魔兽好奇地跟在海德因身后看着对它们来说有点光秃秃的学院。

  海德因径自走到学院长办公室。

  蜜雪儿道:“学院长正开……好可爱!”她眼睛一亮,兴奋地看着跟在他身后的三只魔兽。

  踏雪豹和花皮豹只是甩了甩尾巴,但火豹直接冲她大吼一声。

  蜜雪儿惊得直接飞了起来,躲在角落里。

  “发生什么事了?”奥罗赛和议会成员们匆匆赶来。

  海德因给火豹一个赞许的眼神,“交任务。”

  奥罗赛看看他怀里的狄林,又看看正摆出攻击姿势的三只魔兽,叹了口气,对议会各成员道:“我们明天继续吧。”

  几个议会成员对狄林很有好感,七嘴八舌地问他怎么样。

  海德因道:“使用精神力过度。”

  一个议会成员惊讶道:“你居然会好好回答我们的话。”

  海德因挑眉道:“我偶尔也会迁就你们的智商。”

  议会成员脸又黑了。

  奥罗赛摇摇头,带着海德因入办公室。

  三只魔兽一同跟了进去。

  奥罗赛坐到办公桌后,双手交叠,道:“这三只魔兽都是狄林收服的?”

  海德因道:“你可以感受它们魔核周围的精神力波动。”每个人的精神力波动都是不同的。

  “没有帮忙?”奥罗赛很清楚,三个任务中,前两个任务是凑数的,真正难的是第三个任务。要收服九阶魔兽最起码也七阶以上的魔法师才行,这还是他拥有大量魔法卷轴和魔法道具的情况下。

  海德因道:“需要么?”

  奥罗赛皱眉道:“连收三只魔兽?”如果只收服其中一只也许他还不会这么吃惊。

  “你没发现它们都是魔豹类么?”

  “魔豹类?”奥罗赛看向踏雪豹。

  它眼神一冷。

  奥罗赛恍然,“他先收服了九阶的踏雪豹?另外两只是顺便捡的?”这样就能解释他只有六阶的精神力为什么能够连收三只魔兽了。

  花皮豹和火豹怒目而视。

  奥罗赛眉毛一动。

  两只豹顿时服帖了。

  “好吧。算他完成了。”毕竟能够以自己的力量越阶收服九阶魔兽已经是极大的考验。奥罗赛道,“等他醒了之后,记得把魔兽放回梦魇林去。毕业证书和助教聘书等一个月之后再来拿。”

  海德因闻言起身,正要走,就听奥罗赛缓缓道:“还有一件事。”

  海德因不耐烦地停步。

  “是关于具兰的……”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照在床上少年精致的面容上。

  狄林缓缓睁开眼睛。

  是海德因的房间。

  他坐起来,看了看四周,人不在,只有三只魔兽懒洋洋地趴在房间各处。野兽有领域意识,魔兽更重。

  狄林伸了个懒腰,钻进浴室。

  他可不希望听到海德因第三次说“先洗澡”。

  洗完澡出来,果然身心舒爽。

  海德因已经回来了,将早餐一一放在桌上,另外分了三块全熟的肉排给魔兽。

  魔兽们充满怨念。

  肉排的大小简直只能用来塞牙缝。

  狄林走到餐桌前,想了想,突然又转身走到海德因面前。

  海德因抬头看他。

  狄林低头,在他唇上碰了碰,笑道:“早安。”说完,正要离开,腰上突然一紧,整个人被海德因紧紧圈住,然后是更热烈的早安吻。

  等两人气喘吁吁的放开,魔兽们已经塞完牙缝,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的表演。

  狄林强作镇定地回到座位上,开始用早餐。

  “吃完我有事要说。”海德因道。

  “什么事?”狄林用餐刀醮着果酱。

  海德因塞了一小块面包到嘴里,“还没吃完。”

  狄林一口将面包塞进嘴巴,手里拿着餐刀,期待地看着海德因,含糊不清地问道:“什、么事?”

  “奥罗赛已经确认你的任务完成,一个月后就可以毕业和受聘为助教。”

  狄林将面包吞下,忍不住咧开嘴巴。从进入圣帕德斯魔法学院以来,他就期盼着这一天,没想到还不到一年的工夫,这个愿望就达成了。

  “这是好消息。”海德因缓缓道。

  狄林笑容一顿,“还有坏消息?”

  海德因点头,“具兰国王在半个月前驾崩,亲王普多即位,并且正准备迎娶王嫂玛丽娜王后为王后。”

  狄林急道:“索索呢?”

  “下落不明。”

  啪。

  餐刀跌进盘里。

  【完】